悠扬的曲调,配以静谧的夜晚,别有一番韵味。

若是单独欣赏乐曲,静静聆听,也是一桩美事。奈何,当乐曲能够引动凶兽,事情就不那么美丽了。

那些凶兽慢慢靠近。

陆州轻轻抬脚,猛然踏地。

大地一颤!

一道晕圈涟漪,向四周荡漾开来。

凶兽们顿时四散而逃,不见了踪影。

“你让华重阳前往祭天台,就是想要这丫头帮你们拿下荆州,是吗?”陆州问道。

“这……”

于正海也知道这事不光彩,利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丫头,不是他这一教之主的作风,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总有一些事情需要割断,“是。”他回答道。

“老夫对她的身份也很好奇。”陆州说道。

回想起刚才海螺姑娘对他说了一声不要放弃,于正海多少有些愧疚。

夏日女大学生小清新装出行照

一直以来,不要放弃,都是他的人生信条。

自幼多磨难,成长多坎坷。

无启族因战乱而迁徙,因战争而灭族。亲眼目睹兄弟的死亡,却又无能为力。被人贩子卖到楼兰,当牛做马,被王公贵族,当成玩物,刀刀割肉致死。

不要放弃,是他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唯一动力。

于正海却要利用海螺姑娘,他岂能不愧疚?

“半年……我只要半年……”于正海说道。

“你对你师父……如此抗拒,只是因为他想要借助你们,破九叶?”陆州再次问道。

这个问题令于正海沉默。

他在思考如何回答。

事情很复杂。

很多细节,早已经遗忘在时间的沙海中。

细想片刻。

于正海道:“无启族修行者,一生只有三次死亡……实不相瞒,我已死过两次。“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

平静得像是没发生过似的。

陆州的目光随着月色,落在了于正海的身上。

很难想象,这便是他曾经收的第一个徒弟。

依稀记得,那时的于正海,也是这样,拜入了师门。

不管经受多少磨难,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断变强。

“第一次,楼兰?”陆州疑惑。

于正海点头。

“第二次?姬天道?”陆州的用词是原主的名字,而非姬兄,也非尊师。

他的第二次死亡,也是陆州想要搞清楚的关键所在。

死亡之后,显然被司无涯救走,然后,才有了手札。

“大炎永青一百五十四年三月初,家师参悟金莲,一时失控,疯言疯语,时常念叨九叶之法。三月中,我和二师弟在天山凤池切磋,家师暴怒,三人混战……”

“此战持续七天七夜,从天山凤池,一路北上,过云怒江,跨赤兰山……”

“最终家师以一敌二,胜。”

说到这里。

于正海叹息地道:“此战之后,家师返回魔天阁,我与二师弟受伤,原地疗伤。休养中意见不合,争吵三日,二师弟负气离开。”

陆州闻言,心中一动。

于正海所说的这些,都是他脑海中所没有的片段。

结合虞上戎的交代,和当前的信息推断,姬天道果真将关于九叶和相关涉及到的记忆全都封印了起来,那么……姬天道到底窥探到了什么,才会让他有这个举动?

这个关键点,实在想不通。

陆州垂落目光,落在了于正海的身上。

“突然打起来?”

好好的三个人突然打起来,不太现实。

于正海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见他面色平静,陆州又道:“所以,你是因他而死。”

“有关,却又无关……”于正海苦笑摇头。

“何意?”

“重伤之后,遭人偷袭罢了。不值一提。”于正海说道。

“谁人偷袭你?”

于正海摇摇头:“多谢陆前辈关心,我自己的事,必须亲手解决。”

“也罢。”

这种事,勉强不得,随他去吧。

说完,陆州基本搞清楚了来龙去脉。

他说得很轻松,也很简单。

可是这里面有多少难处,谁也不清楚。

于正海这种脾气和性格,注定了他不喜欢向人诉苦,向人低头。

从小到大,他都是这个脾气。

能有今天的举动,倒是让陆州感到很意外。

这说明……他是有多么想要拿下整个天下?

……

沉思片刻,陆州负手转身,朝着丛林外走去。

他没有立刻回答他。

“陆前辈!”于正海疑惑不解。

“老夫与你师父,虽为旧友,却不能替他做决定。”

于正海站了起来,说道:“那就有劳陆前辈带话。”

这话刚说完。

陆州停下了脚步,没有回头,而是沉声道:“摆清楚你的位置。”

于正海愣住。

你不过是个徒弟,有这种态度跟师父说话?带什么话?

陆州出现在原先战斗过的场地中间之时,抬头看了一眼月色。

这时,笛声停止了。

沈良寿从窟窿中走了出来,迎着月光,点头哈腰道:“陆前辈手段惊人,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陆州看了一眼这马屁精,说道:

“沈良寿。”

沈良寿心中惊喜,说道,“没想到陆前辈竟能认识在下……在下受宠若惊。”

同时心中也在得意洋洋,白榜第一的名号,不是吹的。黄时节还是八叶强者,陆前辈都不认识,偏偏认识我。

这么一想,沈良寿不自觉地骄傲起来。

“你去了蓬莱?”陆州问道。

“没没没……”沈良寿躬身道,“我是去了丹阳宗,一路陪着黄老前辈送点保命丹。”

“想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也好。”陆州说道。

沈良寿一听,这话好像很熟悉?

连忙道:“姬老前辈也曾说过这话。”

“哦?”

“若是姬老前辈能有陆前辈这般平易近人就好了。”沈良寿说着。

月光下。

黄时节,海螺姑娘,司无涯,华重阳出现在窟窿附近。陆州注意到海螺手中有一个短笛。

她好像很喜欢。

于正海也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迎着月光。大家都纷纷看向这当世九叶强者。

陆州没有看他。

“平易近人?”

“是啊……陆,陆前辈……咦,您的模样……”沈良寿看到了令人惊奇的模样。

在月光下,看起来很是朦胧,只是稍稍扭曲了下似的……

陆州取消了剩下的易容卡时间。

淡淡的光辉一闪即逝。

那白发青丝,身形修长,师长之风,带着威严气息的五官,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啊——”

沈良寿向后一个趔趄,目光中竟是惊骇之色,“姬……姬,姬,姬老前辈!?”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