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用生日祝福掩饰了告白的尴尬后,尘十羽没有起身,拉着珑儿席地而坐。他坐在珑儿左边,莫孤影就坐到右边。大家也都就地坐下。

易清黎看到青梅竹马的双鱼,想到了自己那位不知身在何方的竹马。之前兔橙告白时大家都在起哄,她也心血来潮的发了一条寻人的弹幕。但弹幕很快就被淹没,或许在幼年分别时,属于他们的缘分就早已经断了。

汝鄢紫跑去问千颜,到底是男还是女,千颜还保持着易昕的样子,逗她说:“觉得我的性别是什么,那就是什么。”

阮玉从江烬空怀里抱走乐乐,让凤暮山照顾,自己就钻进他怀里撒娇,还问:“烬空哥哥,这人能不能假扮啊?”

乐乐tian了tian凤暮山的脸,江烬空看他一边暗自抓狂,又极力克制着面部表情,不敢显露出来的样子,暗暗发笑,一边揉了揉小玉的脑袋,笑道:“这个人能不能假扮我还不好说,不过看乐乐对暮山的表现,就知道他肯定是真的暮山了。”

刚告白完就抛弃了墨凉城的江晓黎,跑去找自己的“爹娘”容霄和凤薄凉——于是被抛弃的墨凉城就去找十羽了,他想学怎么做蛋糕,以后也亲手做给小黎吃。

千葬也跟着江晓黎过去了,跟着蹭玉简打扰凉霄,江晓黎不爽他过来,张牙舞爪的要赶他走。容霄看过先前那些士兵的表现,倒是想要对阿葬好一点。

自己还挺能理解他的感受的,凉子也曾是这样被人看成魔教妖女。不过“幸运”的是,九幽殿在灵界大陆是霸主阶级,人们就算心里憎恨他们,也大多是敢怒不敢言的。至少不会像阿葬那样,一出现就被人喊打喊杀。

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习惯了以出身论人。仇视未必是因为真的做了什么,仅仅是看生在了哪一边。很多正邪双方的人原本素不相识,只因立场相异,一见面就能打得死我活。

即使是在民风较为开化的七界,还是有很多人认为,正道都是好的,魔教全是坏的。千葬再怎么好,只要披着魔教的皮,那他就是坏的。

“没想到这人还有看着顺眼的时候。”千葬一直以来都承受着正道的歧视,早就习惯了。能有十羽他们这些真心相待的好兄弟,上天就算待他不薄。没想到在遥远的异位面,还能遇到一个不计较他身份,平等相待的人……他就知道十羽没看错人。

娇眼明眸似秋水夏日美女图片

容霄调侃他:“真是跟十羽混久了,都学得会怼人了。”

千葬:“彼此彼此,不也跟十羽那小子混?”

凤薄凉:“是的,没错,们都是跟着我偶像十羽混的人!”

容霄和千葬听凉子这么一说,莫名感觉他们俩都被十羽压了一头似的?

江晓黎看他们聊得很好,就让他们继续聊吧,于是她又去粘着自己的另一个“爹”墨重山,还有她刚刚告白成功,已经确定情侣关系的墨凉城。

风嫣然看孤城也还没有挂断视频的动作,大家都欢声笑语的——珑儿又在孤影那边,跟孤城关系好的其他人也都在别人这边闲谈,暂时顾不上他——风嫣然不想他被冷落,就主动和他攀谈起来。

看他们都在聊天吐槽的,大家听得也很有趣,有时候日常的交谈,亦能够引得人阵阵发笑。一个可以让人如此开心的节目,更令人忍不住一直往下看,还有人觉得五期节目太少了呢,恨不得再加好多期,如果能一直拍下去,他们也愿意一直看!

谢少琛倒是觉得这些家长里短没什么可听的,趁着这个工夫,他上楼去找西陵辰。

“会长,我是想来跟您解释一下的,”他一进门就毕恭毕敬,“我确实是看了节目,但我是有原因的,我是为了……在舆论场上帮您争地盘啊!”

“您看,在我心里,我早就已经把千珑小姐当成老板娘了。”见西陵辰没有赶自己出去,谢少琛心里一激动,说得更是神气活现,“现在有那么多人想抢走老板娘,我怎么能一句话都不说呢?所以,我就一直在发弹幕,在弹幕里替您说好话……真的,那个‘没有橙子味的小白兔蛋糕’就是我!”

西陵辰眼神古怪的看着他。

一个两个都来冒充自己……西陵辰还真有些哭笑不得。他倒想看看,当着自己这个本尊的面,他要怎么把戏演下去。于是暂时也没有揭穿,调整了一下坐姿,好整以暇的询问道:

“那就来说说,为什么要宣称我中意江晓黎?”

一提起江晓黎,想到她在节目里种种可爱的模样,他唇角就忍不住扯起一丝弧度。但他很快又将笑意敛去,重新摆出一脸的高深莫测。

这个问题谢少琛早有准备,这时他也就来劲了:“我说的当然都是真心话啊!我是发自内心的,觉得会长您和江晓黎很相配。如果们联手,未来的整个商界一定都是属于们的!”

“再加上,江晓黎是这个节目的发起人之一,近期她的热度都会是最高的,能跟她捆绑的话,所能带来的流量收益绝对是惊人的。”

“所以我是想着呢,当然我只是建议啊,接下来一段时间,会长您可以多做一点跟兔子相关的生意。比如说,周边产品啊,主题乐园啊,影视游戏啊,让人觉得,您好像是真的对她有意思,但只要您不公开承认,群众就只能猜测,有猜测就有热度。”

西陵辰原本只是漫不经心的听着,听他还真有些说到了点子上,目光中逐渐透出赞许,微微点头。

谢少琛见会长难得对自己和颜悦色,大喜过望,顿时就像被打通了七窍一样,一个又一个点子冒了出来。

“就拿这个主题乐园来说吧,我们可以把它定义为‘七界一角’。您可以请千珑小姐帮忙,拍几张七界的景物照片,然后这个游乐园,就采取七界风格的布置,一走进去就好像真的来到了七界。那对于暂时没有条件进行位面旅行的人来说,这个游乐园对他们一定会有很大的吸引力!”

“再比如说,现在不是有很多购物节吗。像是情人节啊,双十一双十二之类的,商家的货物会搞优惠促销,小青年就喜欢凑热闹过节,趁打折买了一堆平时不需要的东西……”他自己就从来不买。打折再怎么省钱,比得上压根不买省钱吗?

“其实最开心的还是商家,这些节日本来就是他们为了刺激消费,随便给一个普通日子赋予了名目。那我想说的就是,他们可以,我们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之前不是都在给千珑小姐送生日祝福吗?他们随便说几句话,哪比得上会长您的实际行动啊?我就想着啊,咱们是不是能在每年千珑小姐,和江……晓黎小姐生日这两天,分别定立一个以她们的名字,或者是以会长您和她们的名字结合,命名成的购物节?”

“到时候可就热闹了,每年一到她们的生日,咱们灵界大陆都会狂欢一整天,有无数的人在为她们庆祝生日,这可都是会长您的功劳啊!而且这还是一举两得,一来,是讨两位未来老板娘欢心,二来,多出两个购物节,对咱们公司旗下的商铺,也绝对都是一本万利的!”

西陵辰很认真的听着他说,脑中也在迅速分析一应计划的可行性。还别说,平时就看他整天追在柳茉身后,一副猥琐样,没想到偶尔靠谱一次,还是能提出点好主意的。

他都可以,那如果是那些业务能力本来就不错的员工,或许能给自己更多惊喜吧……

不愧是奸商本性,只是片刻,他就想到了一个“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点子。

“说的是我想的。行,通知下去吧,让员工们现在每人设计一个生意方案。如果方案通过了,说明是在认真从节目里找商机,工资可以不扣。如果设计不出来,那就是纯粹不务正业。再扣工资他们也别喊冤枉。”

“哦,对了,的工资保持原样。”见他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西陵辰又补充了一句,“扣过之后的原样。”

谢少琛好似突然从天堂被打回人间——之所以不是地狱,因为会长能跟自己说这么半天的话,还是让他相当欣慰——不解道:“我都说了这么多了,怎么还要扣工资啊?”

西陵辰笑了,他饶有兴味的双手支撑着下巴,慢悠悠的道:

“扣工资是惩罚对我说谎。提出这些方案,确实不错,本来可以加奖金,现在就功过相抵,不增不减。如果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耽误自己的工作时间,钱会继续扣。”

里头的逻辑关系大概就是这样:首先上班看节目扣工资——提出方案将功赎罪,可以把扣掉的钱加回来——但因为说谎,加回来的钱又被扣掉了,于是就相当于,又回到了看节目被扣工资的原点。

谢少琛知道,在扣工资方面,会长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他不敢多留,只能躬身后匆匆离开。

出门的时候他还在疑惑,我没说谎啊?除了“小蛋糕”是假的,其他的确都是真的啊?但会长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小蛋糕?

等等!借着关门的机会,他悄悄回头张望了一眼,难道小蛋糕就是……?

把前后种种线索联系起来一想,他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

谢少琛才走没多久,千颜就搞事情,拿出自己的玉简连线了西陵辰。

由于是黑进去的,所以西陵辰还是不知道她的ID是什么。千颜也知道他一直对自己打什么脑筋,她可不想被他抓去当两湖商会的员工。

意外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屏幕里,西陵辰惊了,这女子还懂黑客技术?果然她浑身上下都是宝啊!

千颜顽皮的冲他招招手:“嗨!西陵辰,我是来给个在大家面前表现的机会的!”

以易昕的脸和声音叫自己大名,西陵辰一时间还挺不适应的,毕竟真正的易昕可不会这样称呼自己,她一直都会像乖乖的小绵羊一样,要多礼貌就有多礼貌。包括这种外向洒脱的表情,也同样不会出现在她脸上。不过这么开朗的笑容,倒是给这张熟悉的小脸蛋,增添了一点特别的魅力。

毕竟还是想招揽她的,西陵辰觉得有必要暂时稳住她,于是反问道:“想我怎么表现?”

想到之前她暗中黑自己,他还挺不爽的。试过吗?怎么就知道时间和速度怎么样!

千颜把玉简摄像头朝边上一转,将江晓黎收入镜头:“呐,给机会了,小兔子就在那边,要不要来一次明显比不上墨凉城的告白?”

西陵辰:“……”

这话说得——明显比不上墨凉城?开什么玩笑!我要是真想告白,还会输给他?

一方面,他不想被一个女孩牵着鼻子走,让我告白我就告白,我岂不是很没面子。况且当着一个女孩的面,去向另一个女孩告白,这种事还挺不绅士的,他可做不出来。

于是他就淡淡一笑,撩起了千颜:“这位小姐真会说笑。有在我面前,我的眼里自然是看不到其他人的。”

真易昕捂脸。颜颜姐现在毕竟是自己的样子,西陵会长这话就好像是当众对自己说的,让人好害羞啊……

千颜回以一笑:“呀,那看来不仅速度快,眼神还不好。”

西陵辰:“……”

再次把他气得半死后,千颜就不管他了,抛下玉简,去找坐在珑儿对面的宙鸣。

君尘跟上去把玉简捡起来,对西陵辰仔细再仔细的看:“果然还是我最帅!”

西陵辰一开口就说:“看来不仅丑,眼神还不好。”

总算报了刚才的一箭之仇。可怜的君尘……莫名替千颜背了锅。

“我问,千珑小姐的生日是什么时候?”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他又顺口问道。

君尘一听他有求于自己,顿时傲娇了:“告诉我有什么好处?”

西陵辰懒得跟他多说:“把玉简给千珑小姐。”

君尘还是坚持:“给她了我有什么好处?”

君尘:“上次欺负我,刚才还说我丑,这次给我道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