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那样的人,她会先弄明白原因,然后再找对策。”

这样才能摸中脉门。

“咦,你对息绣,超乎我想象的了解呢~”最后一个字阿羡拉长了尾音,然后笑嘻嘻的看着卿之勋。

那意思就是,来,赶紧给小姨说道说道。

“你知道息绣多少事?”卿之勋问得很忐忑,又有些谨慎。

息绣十二岁就认识了巫京羡。

巫京羡又与息绣共同生活了八年多,还一起入了九星门下。

期间只有一次分开过,再有的,就是这次回安维尔。

以安维尔人的敏锐,息绣的不同,相信巫京羡早就发现了。

“你指的是哪个方面?身世?”

“身世,来历。”

“都知道。”

齐刘海运动服女生可爱俏皮生活照

什么……

息绣竟然会告诉巫京羡。

“她自己告诉你的?”

“我猜出来了。她能看得懂我们都不懂的黎徴枫手书,那上面的文字,我们闻所未闻。”

安维尔的记载里面,精神力特殊的人,都带有印记。

这种印记,要用心去感受。

所以她在第一次遇到息绣的时候,就对她很好奇。

好奇她的强大,以及她精神力印记里面的时光洪流,还有她身上的那种亲和力。

在接近她之后,她慢慢又发现,息绣的处事方法很多都与联盟的其他人类不同。

安维尔人虽然不太接触人类,可不代表他们对这个物种不了解。

相反,人类是安维尔人要学习的一个课程。

“是联盟早两年公开的那份?”

巫京羡点头。

息绣是将翻译好的交给了联盟,原件并没有流传出去。

巫京漾帮做的文件。

“黎徴枫现在在息绣身边,他也知道息绣的身份。”

同一个故乡的人,有一种相通的气质。

“那,她跟你提前过从前的哪个人吗?”卿之勋最终还是问出了这句话,他觉得京熹既然已经看透,阿羡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阿羡惊愕的看着卿之勋。

她的金眸出现了一种不同于平常的光泽,比平常的金色更深,她一直盯着卿之勋,足足十分钟才收起了眼眸中的异样。

“你,是谁?”

她竟然一直没有发现卿之勋的魂体,与他们有哪里不同。

因为安维尔人的灵魂,经过很多次出生,所以都非常强大。

她和京熹都忽略了,这个魂体有可能来自别的地方的这个事实。

“她跟你说的人里,有没有她印象特别深刻,从此以后都不愿意再提及的人,我估计就是那个吧。”

卧槽!

人渣!

阿羡觉得手中的果汁瞬间不美了,哪怕这人是她外甥。

她的眼神变得非常不可捉摸,“你就是那个,负了息绣的,人渣。”

啊,真是不爽。

当初息绣说的时候,她就替息绣不值得。

后来见息绣自己已经想开了,这件事也已经翻了篇,才将那种对这个人的不喜给压了下去。

结果,那个人竟然在她眼前出现了,还是她外甥,她还被他哄骗,让息绣又和他结了伴侣。

不能忍。

阿羡把手中的果汁直接用手挤爆了,她用精神力将果汁又收了起来,没有让果汁四处飞溅。

如果这会在她手中的是金属,估计已经变了形。

“是。”卿之勋坦然的看着阿羡,没有觉得一点心虚。

“嗬,你现在还能好好站在我面前,完全是因为你是京熹的孩子。你以为我不敢揍你?”

“小姨,你是否可以先听我说一遍这个故事,有些事,息绣当初并不知道。”

这是他的视角。

有些人,是必须放进心里的。

那些误会也是他故意造成的。

他怕她一直呆在他身边会遭遇不测,所以只得疏远。

然后,阿羡听到了一个和息绣经历的版本不太同的故事。

故事是个悲剧。

也是阿羡最不明白的地方。

人类,怎么会这么犹豫。

喜欢就在一起,克服所有困难,彼此成为对方的港湾,单纯一些,不好吗。

可是息绣明明那样勇敢。

他呢,却始终没有表露半分。

最后,息绣因为救他死了,他却差点疯了?

真的好难,好难理解!

怪不得安维尔人从不刻意靠近人类,人类的情感实在,太复杂。

还是现在的中枢智脑匹配制好,匹配后基因镌刻,谁都不能再离开谁,也背叛不了谁。

果然,是对自己这个物种最了解的人类,才能提出这样的法案,并将之实施。

因为他们深知自己的劣根性?

“就算你再有苦衷和不得已,都抹不掉息绣因此受伤这件事。”

“我知道,可是小姨,你不知道从前我的那种自卑和绝望,息绣是个会发光的女性,她值得拥有更好的人生。”

出生世家又如何。

他的身体破败不堪,都不知道还能活几年,他怎么敢?

他也知道这些都是借口。

可是,他怎么会忍心抛下她一个人,只为了自己几年的甜蜜。

息绣却要面对后半生六十载的痛苦光阴,他没有那么自私。

“我们的医疗条件远远达不到京素的这个水平,我的寿命只剩下几年时光。”

他以为等他死后,他将所有财产都留给她,足够她逍遥一生。

却没成想,上天不让。

阿羡听了他的叙述,试图从他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却发现可能脑回路不一样,她不会做出卿之勋的这个选择。

她会选择用剩下的几年时光,好好陪着伴侣,一起度过人生最后的幸福时光。

“你不是她,你怎知几年时光于她而言不是幸福?”

哪怕今后用一生的时光去遗忘去怀念,她相信,当初的息绣都是愿意的。

卿之勋抿着唇,他以为自己这是为她考虑,又何尝不是自私。

“而且,你是在知道她对你的情意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个选择。”

“不,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我以为她是为了报恩。”

他是在她死后,处理她的遗物,无意间发现了她的日记本才知道的这一切,可是,晚了。

上面详细写了他们两个的第一次见面,以及最后息绣为什么决定离开的原因,他才明白,有些情意却永远都无法说出口了。

“报恩?”

“嗯,在我们的故乡,恩情大过天。”

她是孤儿,在福利院的时候,一直都是爷爷资助她,上学,生活,各种开支。

ttsh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