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不记得我跟说过,我曾经在邑西国的定天山脉修艺?”说起往事,墨凉城眼中,也浮现起了难得的温情,“就是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朋友。”

“在师门长辈眼里,他总是最让人操心的弟子。因为他无论做什么,都要跟别人唱反调。”

“当时,每个门派都有统一的服装,只有他从来不肯穿;每次开会,要么就是任性的不来,就算来了也一定要迟到;规矩是怎么定的,他就非要跟反着来。那个时候,他被称为定天山脉最大的刺头。”

苏世安听着他说,虽是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哪有那么刺头”,倒也仍是听得专注。

“他长得很帅,所以身边从来不缺女孩子。对正常人来说,也许这是求之不得的桃花运,但他刚好相反。”墨凉城唇角轻勾,“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些对他示爱的女孩子。”

说到这里,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初的罗帝星,被迷妹追得满山跑的样子。

“他总是来挑战我,一心想要打败我。不过每一次呢,他都打输了。然后他就屡败屡战,又屡战屡败。”墨凉城微仰起头,忍不住对着夜空微笑,想起了那些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

“虽然他性格倔强,脾气又坏,但是他真的非常讲义气。只要是他认定的朋友,他就会用全力去守护。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就曾经不顾生命的保护我……从那个时候我就认定了,他会是我这一生,最好的朋友。”

在他怀里的小白兔,长长的耳朵也略微动了动,好像也在认真的听。

“后来,在七大门派重建后,我们就各自失散了,直到今天,三年了,都没有再见过面,也没有联系过一次。但在分别前他答应过我,他一定会努力修炼,有朝一日站在和我哥哥平等的地位,然后,他会帮我劝哥哥回家。我相信他。”

他的哥哥……想到那位天宫门特立独行的大天才墨孤城,苏世安不禁苦笑。听起来,这还真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那个朋友,可能已经死了吧,别怪我说话直。”而后,他才淡淡的道,“修灵界这么混乱,三年没联系,随便死在哪个角落都不稀奇。”

超凡脱俗灵气美女如轻风拂面唯美轻盈写真

墨凉城坚定的摇了摇头:“不,他一定会努力的活着。他说过,他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打不死。不管被打趴下多少次,他都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然后再次出发。”

“等到他再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也许已经强大到了让我只能仰视的地步。”他轻轻吐出一口气,望着天空中闪烁的繁星,笑容也多了几分梦幻,“我真期待那一天啊。”

不管在哪里,他都一定会是天空中最耀眼的那一颗星。一定。

苏世安不屑的挑眉,故意别开视线:“那么期待的话,就要努力活下去,才能等到再见面的一天。”

第一次说这种鼓励人的话……还真是全身都不自在。

“我知道。”墨凉城却是感激的微笑,“也是啊,一定要努力活着。将来也许我还可以介绍们认识。”

“我会活下去的。”苏世安很快的答道,这时他的目光也愈显深邃,“因为现在恨我的那些人,没有资格要我死。”

和墨凉城分别后,回到房间的苏世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玉简,调到了微时空的好友页面。

养了她这么久,不仅没能让自己出气,还害得自己在仇人面前丢脸……再留着她还有什么用!

然而,在对着柳茉的头像长按后,弹出的那个删除按钮,他却是怎么都按不下去。

手指几次落下,又在屏幕前停止。

明明只要删了她,就可以结束这段孽缘,为什么,现在会有这种奇怪的情绪?

他好像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舍不得。

不……不对……苏世安努力放空思绪,自己绝对不可能是在意她。一直以来,“不会动真心”就是自己最大的筹码,绝对不能把这个筹码丢了!

只是因为她很有用而已……自己只是舍不得她的“有用”而已……对,就是这样,又漂亮,又有用的多功能美女,谁不喜欢呢?

但是正因为这样,才更应该尽早删掉她……苏世安再次调出菜单,趁着现在自己还能保持理智,结束这段无意义的复仇,不要再让双方越陷越深了。

他绝对不想让自己将来也变得像关椴一样,爱得毫无尊严,哭着喊着去挽留她。

那个鲜红色的删除按钮,只要按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在拇指即将触及按钮时,他再一次犹豫了。

这场游戏,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全身而退。

是啊,不知不觉的,他已经开始喜欢上这种感觉了。

有一个人陪伴着,分享的喜怒哀乐,发出讯息会有回应,每次打开玉简会有期待……真的是很美好。

习惯了一个人的自己,第一次有些享受爱的感觉。难怪关椴明知道是假的也想抓住。

现在自己又何尝不是。明知道她并不是合适的人,又确实有些放不下。

渣女——渣男同理——确实能给一段最完美的爱体验,她们善解人意,她们体贴入微,这些是之后的对象所不能给的。所以爱上过渣女的男人,很难再爱上好女孩。

对着玉简自我挣扎良久,苏世安最终还是放弃了。

先留着她吧……大不了这几天就不要跟她说话,好好考虑一下今后和她的关系,再做打算。

他不是没有一种冲动,想过索性就这样将错就错的走下去,反正跟她相处得也挺愉快。一起玩玩,双方都厌了就分手。

但是,再美好也是假的。她就像一个水里的美人,远看是绝色倾城,然而一旦靠近,就会瞬间破碎。

虽然不动真心就不会受伤,但如果始终都不能真正的爱和被爱,这样的交往又有什么意思?

左思右想,始终都没有个头绪。

现在距离爆料时间,大约还有半个时辰。苏世安半倚半靠的躺在床上,翻看着微时空的新闻,只感到无所事事。

不能和柳茉聊天,竟然会留下那么大片的空白,这是他从没有想到的。

百无聊赖之下,他只有再次打开了晏南卿的文件夹,把那些资料从头看起。

上一次,他只是简略浏览,而且那时他一心想的是报复晏南卿。这些资料,对他来说就仅仅是凶器,而他是绝对不会去费心研究凶器的图案纹理。

但这一次,他已经平静了下来。以局外人的身份,详细查看着那些文字记载和图片,好像也是设身处地的,体验了一番晏南卿这么多年的人生。

他开始觉得,晏南卿像这么活着也挺可悲的,人生完全不能由自己做主。他就像一只仅仅是毛色漂亮的动物,被装在笼子里,供各方观赏。

只要是付得起钱的人,都可以围在笼子前,对他指指点点。包括随便戳他一指,捏他一把,他都只能默默的承受。

渐渐的,那些漂亮的羽毛掉了一地。但是没有人理会他的伤口,他的绝望。夜晚,他的主人,他的经纪人,会来清扫那些脱落的羽毛。把他曾经最珍贵的东西,毫不留情的扫进垃圾桶。

第二天,他还是要继续对那些看客笑,努力的让他们喜欢自己,周而复始。

但他的心,在这样的日日夜夜中,应该是早就被掏空了吧。

其实,他跟自己倒是很像。

他们都有着最糟糕的起点,有着足以把自己拉入深渊的原生家庭。

不同的是,自己已经爬出来了,靠着自己的力量。

就算依然受尽唾骂,但至少,他已经有了为自己主导人生的能力。

而晏南卿,他却因为懦弱无能,只能依附赖姐为生。一天天的被她榨取利益,直到榨干体内的最后一滴血。

他只是一颗棋子,一个被推到前面的小爬虫。

看完所有的资料,苏世安好像没有那么憎恨晏南卿了,反而是有些同情他。

真是的……自己也被那些圣母传染了么?他烦躁的敲着额头,心中烦乱。

……

半个时辰后,在苏世安的主页,一条动态如期发出。

苏世安:料就是讲和了,@晏南卿他以后当我小弟

动态才发出不久,晏南卿的留言很快就跳了出来。

晏南卿:为什么?

晏南卿:爆料的事……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苏世安:跟有关系?

苏世安:我想揍就揍,想原谅就原谅,不行?

晏南卿:……

晏南卿:好吧,谢谢

苏世安:这人真的挺贱

晏南卿:……不是说和解了吗?怎么又骂人啊?

苏世安:赖姐虐千百遍,待赖姐如初

苏世安:很适合?

苏世安:这种经纪人不解约是留着过年?

晏南卿:……

晏南卿:赖姐是我的恩人,没有她就不会有今天的我,我当然不能背叛她

苏世安:别侮辱恩人这个词了行吗?

苏世安:她对没有恩情,她只是的买家

苏世安:能为她创造的价值大于背负的债务

苏世安:们只有利益关系,就是这么简单

苏世安:反正靠脸吃饭,没有她带也会有别人

晏南卿:……可是解约了我怎么办啊?

苏世安:自己是不能生活?

苏世安:非得靠她伺候一辈子?

苏世安:那随便

晏南卿:……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晏南卿:既然也看过那些资料,就应该知道,我还欠她一大笔债,单方解约的话,我就必须要支付违约金,还有可能被提出控告

苏世安:不会反诉?

苏世安:手上应该有她大把的犯罪证据吧

晏南卿:……我再考虑考虑吧

这奇迹般的起死回生,直到现在,晏南卿都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而他也没有想到,对自己说这些话的竟然会是苏世安,一个就在不久前,还要整死自己的人。

回想起来,劝自己解约的并不是只有他一个。有很多人或是苦口婆心,或是从头给他分析市场,但,他从来都没有动摇过。

不是自己不想走,只是赖姐既是自己的恩人,又是自己的债主,他们是被绑在同一条船上的人。

所有人里,就是苏世安说话最不中听。但自己真正听进心里的,竟然也只有他的话。

接下来,又有两条大新闻,先后刷爆了微时空。

首先是“晏南卿工作室”账号,为苏世安殴打晏南卿一事,同步晒出了诉状。

然而作为当事人的晏南卿,却并没有进行转发,反而是另行发布了一条,让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动态。

晏南卿:刚才不知是何原因,@晏南卿工作室的账号被盗用,发布的诉状为不实信息,给各位造成的误解非常抱歉。

我和@苏世安已经讲和,今后就是好兄弟。建材的事只是一场误会,让关心我们的粉丝朋友担心了,再次道歉。

工作室账号发布诉状,晏南卿本人竟然出面否定?到底是谁的账号被盗?一时之间,网上热议四起。

首先坐不住的就是赖姐。

经纪人-赖姐:在搞什么鬼?

晏南卿:赖姐,一个时辰了,终于有时间回复我了

经纪人-赖姐:还好意思说!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我们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的开会,为讨论挽救措施,倒好,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指责起我来了?

晏南卿:是为我还是为公司呢?

晏南卿:如果不是他突然决定不爆料了,的态度和应对措施会不会完全不同?

晏南卿:到时候除了讨债的时候,我是不是就再也联络不到了?

经纪人-赖姐:说什么鬼话?

经纪人-赖姐:他不爆料,是他自己放弃了反击,就更要一鼓作气打垮他。

经纪人-赖姐:那条莫名其妙的动态马上删除,去转发诉状,我们会准备控告。

晏南卿:我跟他讲和了

晏南卿:为什么诉状这么快就能拟好?刚才的一个时辰,们不可能有时间做这个吧?

经纪人-赖姐:这个废物!

经纪人-赖姐:我不惜让用苦肉计,好不容易才扳回一局,倒好,竟然自己去跪舔的敌人!

晏南卿:苦肉计???

晏南卿:什么意思,我被打是在的计划之内吗?

经纪人-赖姐:不错。这才是真正的后备计划。不管们之前谁是谁非,只要是身上先带了伤,就可以真正的立于不败之地。

晏南卿:?既然是要做这种事,为什么不先跟我商量??

晏南卿:如果我早知道是这样,我绝对不会再配合!

经纪人-赖姐:所以我们事先没有告诉。

晏南卿:让我不明不白的去送死是吗?

晏南卿:连我的死活都不顾吗?万一我是被打死了呢?被打残了呢?

经纪人-赖姐:能替代的青年偶像还有很多。另外,保险公司会替还清债务。

看着这几句冷漠的,连自己的生死都算计在内的话,晏南卿忽然愣住了。

的确,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还有每一次大型活动前,赖姐都会为自己买一份保险。受益人一栏,填的则是她的名字。

那时赖姐的解释是,她关心自己的安危。

但现在看来……她就是要让自己即使死了,也要发挥余热,继续为她赚钱!

这一次,她可以制造自己的苦肉计,下一次,难保她就不会制造自己的意外伤亡!

看来……和她解约的事,自己是真的应该认真考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