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在即,面对的又是这位向来唯唯诺诺的师妹,江彩妮自是气焰嚣张。

“那都是狡辩。说白了,就是不肯为队伍承担责任。”

“索性我现在就杀了,也不能让当了叛徒!”话毕,她手中长剑猛然抬起,直直的指向了金思琦的咽喉!

千钧一发之际,侧旁终于伸过了一只手,将两人隔开。

“大家能不能先听我说一句?”平日里向来低调的顾洺汐,此刻神色坚决的拦在了两人之间,以她的角度,同样也是与在场余人面面相对。在全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时,她也是清了清嗓子,做出了紧急的动员发言。

“现在是非常时期,兵临城下,至少我们自己人应该先团结一致。”

“在这里的人,就做好每个人所能做的事,我们一定可以撑过这一关的!”

不给众人更多的争吵时间,她就迅速开始分配任务。

“彩妮,就带着还有一战之力的将士,先出去顶一顶,我们轮流换班,采用车轮战术,就算不能打退敌人,至少也可以把他们拒守在城门之外!”

江彩妮哼哼了两声。虽然对她冲自己的呼来喝去相当不满,但对方毕竟是贵为天圣国公主之尊,不是可以任由揉捏的软柿子。因此只是半挑起眉毛,忍下了肚里的抱怨。

“此外,据我所知,在城池内部,有一座巨大的藏书室。”顾洺汐继续说着,“里面记载着许多的古代战术,玄妙精奇,如果我们能找到相关的史料记载,或许就可以寻找出破敌之策!”

“孟昭,查找史籍的工作,就由和思琦来安排。”顾洺汐向一旁的孟昭点了个头,“图书室内也是轮流值班,们这一组,寄托着全组人的希望,千万要抓紧时间。”

纯真可人马樱侨

孟昭只是愣了愣,就爽快的答应下来。一面也暗暗庆幸,还好当初自己那番“怀才不遇”的豪言壮语,就只说给金思琦听过,而她也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

这般模样,实在让人难以相信,这就是才在不久之前,还成天嚷着自己要上战场,跪求主帅给自己一个表现机会的“勇士”。

但对孟昭来说,他确实想上战场,但他更希望的是和别人合作,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一起打一场漂亮的胜仗,让自己也跟着面上有光。说白了,就是一个“捡现成便宜”。若是真要独当一面,他确实还没这个本事。

如果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出去,恐怕他不但争不到风头,还得提早被敌人送出了局。

“雪梦,还是继续自己的本职工作,及时为战场负伤的战士们治疗。”顾洺汐看向颜雪梦,微微一笑,“只要的灵力还充沛,我们就有着源源不断的再生力量。”

“打仗的事就不要操心了,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灵力储量!”

这当真是“危难关头,方显英雄本色”,向来柔柔弱弱,甚至是让人不免怀疑有几分“花瓶”之嫌的顾洺汐,在关键时刻,却是能将战略局面完全把持在手,颇有女中豪杰风范。

单是这一幕临危不乱,就足以让她在战后的“英雄人物回顾”中,名列前茅!

“让他们几个安排一下换班名单吧。”一旁的慕含沙叹了口气,“我就不休息了。”

一边说着,他也是暗暗扶额。现在自己几乎是这里唯一有战斗力的人。一城人的命运都寄托在自己身上,如此的重责大任,还真是让他就算想休息,都休息不了啊……

乔曦莹眨动着灵活的大眼睛,看了看众人,不甘被排除在外,最终冲口而出:“我没有什么特长……那就由我来为大家洗衣服吧!”

“还有……还有做饭的工作,也就都交给我了。”她努力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可靠,“们在前面放心打仗,我一定会让大家无后顾之忧的!”

从这一刻开始,这位娇娇小姐柔弱的双肩,也必须要挑起一些东西了。

并且,能得到众人的再度信任,乔曦莹感动之余,更是暗暗发誓定要全力回报。上一次,她被自己对墨孤城的感情冲昏了头脑,竟然背叛队伍,导致大家失去了重要的顶级矿脉,但这一次……就算她需要面对的敌人是墨孤城,她也绝对不会再后退半步!

孤城师兄,他也一定不会生气的吧……乔曦莹的目光,不知何时也变得坚毅了几分。比起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撒娇的我,也许他更希望看到的,同样是一个可以抬头挺胸的站起来,可以和他并驾齐驱的我……

不出多时,留在城中的这些弱质女流、文职男兵,也包括此前在正面战场受伤,正卧床静养的伤患,都被顾洺汐各归其用。她就像是个成熟的女将军,公主的威仪,在这一刻完全展露,惊艳全场。

也多亏了她,才能将一盘散沙的队伍重新凝聚起来。而这支有了主心骨的队伍,同样在准备着做出一番事业!

任务排布妥当后,江彩妮正要带人离开,金思琦忽然站了出来。

“等等……”

“又有什么事?”江彩妮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怎么了,让去查阅古籍,还是不满意?”

金思琦坚定的摇了摇头,而后,她抬起视线,与江彩妮在半空中正面碰撞。

“今天的战斗……我也想一起去!”

“只要不是填人头的话……我也想要为队伍出力!”

无论如何……都想要超越过去那个无能的自己。

如果她不能积极的去改变自己,那么长久以来,她被别人踩在脚下的命运……也就同样不会改变!

江彩妮微感诧异的一扬眉,虽然神色依旧透着鄙夷,但在她的眼底深处,倒是多出了那么一点肯定。

“真是麻烦,那就快走吧。”

在金思琦头也不回的随着江彩妮而去时,被她抛在背后的孟昭,脸上却闪过了一丝微妙的黯然。

……

试炼至今,一直在后方做着后勤工作的金思琦,大概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正面战场。

血雨横飞,厮杀惨烈,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战士的生命被死神镰刀悄然收割而去。战场容纳着无限的死亡,才送走了一批,转眼又迎来了新的一批,周而复始。在这里,消亡和毁灭才是常态,生机反而是最值得奢求的东西。

金思琦此时的打法,还算是以“求稳”为主。她并没有冲出阵线范围,而是在靠近城门的安全区内,带领虚拟兵,与对面的低级将士捉对厮杀着。

以她一个试炼者的身份,就算实力稍弱,要对付这些虚拟兵总还是绰绰有余的。也就是说,只要她始终保持这样的战术,她就绝对不会死掉。

而至于远隔层层虚拟兵的正前方,同样身为试炼者的A组敌将,则是都交给了慕含沙和江彩妮去对付。

看着江彩妮冲锋陷阵,一手幻影剑法快捷无伦,将来犯之敌尽数斩于马下的潇洒,金思琦是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和她的差距。

可是这份差距,却并不仅仅体现于实力。也包括了她们的性格,和一系列的人生观。

江彩妮,虽然她总是那么傲慢,但她却总会积极接受各种挑战,然后在挑战中克服所有的困难,变得越来越完美。

凡是她想要的东西,不是一味留在原地,等着别人送到手里,而是会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尽管她努力的方式,经常会伤害到身旁无辜的人,但至少,努力本身还是没有错的。

“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如果想要的东西不属于自己,不如放手”,一直以来,人们总会习惯性的去质疑前者,赞颂后者,却没有人想过,遇到挫折就选择放手,何尝不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至少,金思琦很清楚,她一再的选择放弃,不过是因为她在江彩妮的长期压迫下,所养成的惯性自卑。她觉得自己不配去争,她觉得就算自己去争,也只会落得失败收场……

然后,她放弃的越来越多,所失去的也越来越多,包括她的爱情,她的尊严。

看着前方那道窈窕曼妙的背影,金思琦仿佛重新看到了,自己多年以来的追逐。而她们当中,也总是间隔着那段不长不短的差距。

也许,自己只看到了她的优秀,她的嚣张,却忽略了她同样付出的努力。

也许,这就是她强大的原因。

就算是天之骄女,就算有着充足的资源供应,那身实力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总是躲在后面的自己,没有资格抱怨命运给自己的太少。

对于每一个人,无论是生活,感情,还是人际关系,都有着一个特定的“舒适区”。留在舒适区里,会感到安全,一旦踏出这个范围,就好像进入了一个陌生领域,会惶恐,不知道前方的道路会怎样,会不会有从暗处袭来的冷箭,一切的一切都要靠自己去摸索……

但如果不能走出舒适区,就始终不会有所突破,有所进步。就好像在战场上,如果始终把全身上下,都缩在密密实实的铠甲里,固然不会被敌人的兵器所伤,但同样也看不到敌人在哪里。只有暂时放下盾牌,在面临危险的同时,也一并收获了战胜敌人的契机。

这样的舒适区,不仅是普通人借以自保,就算是高贵如天霄阁少爷的颜月缺,他同样有着自己的舒适区。如果他始终听从长辈的吩咐,修炼,上进,仇恨九幽殿……这是长辈早已经为他安排好的路,是一条明明白白的路。

但这一次,他选择和九幽殿小姐并肩作战,选择和民间的小混混老大交朋友,这无疑是已经走出了自己的“舒适区”。但至于他未来的道路,究竟是会光明通达,还是在正邪的分界间碰得头破血流,就没有人能说得清了。

毕竟,走出舒适区固然是机会,却没有人说过,它必然是成功的捷径。

而自己……金思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小到大,她唯一一次反抗自己的命运,就是在时光钟楼反击江彩妮。也就是那一次,似乎让这位向来心高气傲的师姐,不得不用另一种眼光来重新审视自己。所以她去央求她的父亲邪风教教主,也给了自己一个天宫门考核的推荐名额。

现在,自己好不容易来到了这里,难道她就要放过这宝贵的进取机会,继续留在安全区里,得过且过下去吗?

不……我要有所改变……金思琦体内的灵力开始滚滚涌动,一层一层的能量纱衣,开始将她周身笼罩。

不想再一直做一个小跟班……

不想做一个可有可无的小透明……

不想自己的命运,永远都要受别人摆布……

如果我会死在这个战场上,那就让过去那个无能的我尽管死去吧……至少我战过,我不悔,回到现世的,将会是新生的我!

体内的灵力催动到了极限,就连金思琦的双眼之中,都有一抹淡金色一掠而过,那是过度充足的能量,在经脉中满溢出来的体现。

策马扬鞭,金思琦不断加速,一路冲出了虚拟兵队伍。沿途向她包围而来的敌兵,都被她果断的挥剑砍翻。下手干脆利落,直击要害,邪风教多年苦练的功底,以及在天宫门服用珍稀药材后的突破,在这时都化为了一柄初露峥嵘的利刃,长驱直入,将眼前的敌阵一分为二!

马,从来都没有跑得这么快。

心,也从来都没有跳得这么快。

但,如果这就是成长的必经之路,我愿意逆流而上……!

驾马前冲的过程,同样代表着她逐渐冲出了安全领域。阳光更加刺眼,反射着明晃晃的冰面,透骨而入的寒气更加森冷;面前的激战更加惨烈,血腥味更加刺鼻,这里是一块全新的战场,对金思琦,就更是一片全新的世界。

她可以远远的看到,敌兵主将似乎是第一次注意到了自己这个新杀出来的小丫头,他正在迅速下达指令,安排着士兵对自己的攻击。

她也可以看到,就连江彩妮都转头瞧着她,圆瞪的双眼中,有着深深的难以置信。

是啊,这个距离,她离死亡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过。

但是,她离曾经那些无法超越的人,也是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