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察小组的电报到了旅部之后,索科夫立即做出决定,派遣一个班的战士去增援,并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武器,特别是反坦克武器,使他们能在那栋建筑物里坚持更长的时间。

对于索科夫的这个布置,西多林提出了自己的反对意见:“旅长同志,我们只派一个班去增援,人数是不是太少了点?我看还是派一个排过去吧。”

“一个班就足够了。”索科夫向西多林解释说:“参谋长同志,我们旅的一个班有二三十人,相当于友军的一个排;一个排有七八十人,和友军的连级建制人数差不多。要想守住被瓦西里他们所占领的大楼,人数少了,肯定是不行。但人数多了,同样也不行。敌人一旦发现楼里的兵力太多,肯定会用大炮轰、飞机炸,势必会给我军造成重大的伤亡。因此,给他们派一个班的援兵,就绰绰有余了。”

西多林觉得索科夫所说的话很有道理,便没有再和他进行争辩,而是继续问道:“旅长同志,我们该从哪个营抽调部队去增援他们呢?”

在步兵第73旅里,战斗力最强的莫过于警卫连,但如今警卫连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因此索科夫思索了片刻,便果断地说:“我看,就从克里斯多夫的侦察连抽调一个班,去增援瓦西里他们吧。”

“我还想问一句,”西多林望着索科夫问道:“等增援部队赶过去与瓦西里他们汇合之后,楼里的部队由谁来统一指挥呢?”

西多林的问题,给索科夫提了个醒,不管怎么说,瓦西里如今只是一名中士,对于那些军衔比他高的人,他恐怕根本指挥不动。因此他一板一眼地说:“参谋长同志,请记录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大楼里的所有指战员,无论其军衔、职务的高低,都一律服从瓦西里中士的指挥。”

索科夫所下达的命令,对西多林来说,还是第一次听说,因此他谨慎地问:“旅长同志,你确定比瓦西里军衔高的军人,也要听从他的指挥吗?”

“没错,参谋长同志,正是这样的。”索科夫点着头说:“别说中士、上士,就算是中尉、上尉率部队进入大楼之后,也要服从瓦西里中士的指挥。只要这样,我觉得他们才能坚守住那栋大楼,狠狠地打击德国人。”

按照索科夫的想法,他准备随增援部队一同前往瓦西里大楼,了解那里的防御情况。谁知没等他出发,德军忽然出动了大批的飞机,对马马耶夫岗以及工厂区实施了猛烈的轰炸。见到这种情形,索科夫知道德军的大举进攻在即,只能放弃了前往瓦西里大楼的想法,乖乖留在指挥部里指挥战斗。

按照以往的惯例,德军的第一批轰炸机飞走以后不久,第二批轰炸机就会紧接着出现。谁知德军的第一批轰炸机飞走之后,却迟迟没有见到第二批轰炸机的出现。面对如此奇怪的情况,刚从北岗回来的别尔金,好奇地问索科夫:“旅长同志,德国人今天的轰炸怎么只有了一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索科夫对德军的这种反差举动,也是感到莫名其妙。他拿起电话,接通了山岗顶部的观察所:“喂,观察所吗?我是索科夫,你那里有什么动静吗?”

阳光下柔美多娇的清纯美女

接到电话的观察哨,自然知道索科夫问的是什么意思,连忙回答说:“报告旅长同志,德军的轰炸机群离开后,不光没有看到第二拨飞机的出现,甚至连远处的德军出发阵地也格外安静,看来他们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向我们发起进攻的。”

索科夫放下电话,把观察哨报告的情况,向别尔金和西多林说了一遍后,脑子里忽然冒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便连忙重新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集团军司令部。听到听筒里传出克雷洛夫那熟悉的声音后,索科夫开门见山地问:“参谋长同志,我是索科夫。我想问问,西北方向的进攻,是不是开始了?”

索科夫的问题让克雷洛夫愣住了,他沉默了片刻后,反问道:“中校同志,是谁告诉你,说我军在城北方向的进攻开始了?”

“敌人在不久前,对马马耶夫岗进行了猛烈的轰炸。但令人奇怪的是,他们的第一拨轰炸结束后,第二拨轰炸机却迟迟没有出现。同时,地面部队的进攻出发阵地,也显得格外安静,一点不像要发起进攻的样子。”索科夫向克雷洛夫说完这里的情况后,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因此,我认为是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发起了进攻,迫使敌人不得不将主要的力量转向他们所在的方向。”

“中校同志,”克雷洛夫等索科夫说完后,立即没好气地说:“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已经转入进攻的消息。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守住你的马马耶夫岗,别在一些不相干的事情上瞎操心。”

挨了批评的索科夫,苦笑着放下了电话,对别尔金和西多林说道:“政委、参谋长同志,从目前的情况看,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已经从德军的侧后方发起了攻击,过不了多久,崔可夫将军就会组织那些新到城里的部队,对正面的敌人展开反突击。”

对于索科夫这种说法,西多林却持怀疑的态度:“旅长同志,你真的认为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已经在敌人的侧后方发起进攻了吗?”

“我是这么认为的。”索科夫点着头说道:“否则我实在无法解释德军的轰炸,为什么会只进行了一拨,就草草结束了。”

“旅长同志,”别尔金插嘴说道:“既然德国人此刻停止了轰炸,增援瓦西里的那个班,我看也可以派出去了。”

索科夫本来还想和增援部队,一同前往瓦西里大楼的,但此刻形势不明,他不能轻易地离开指挥部。但派出增援部队的事情却不能耽误,谁知道德国人什么事情向瓦西里大楼发起进攻,就凭瓦西里手下的那点兵力,要守住大楼,简直比登天都难。因此他点了点头,果断地说:“好吧,让他们现在就出发。”

增援部队出发前,西多林专门叮嘱带队的班长,让他们到了瓦西里大楼之后,一切行动都要听从瓦西里的指挥。这位班长本来是一名大士,不光军衔比瓦西里高两级,而且还是一名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战士。听说要听命于一名军衔比自己低的新兵蛋子时,他的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

西多林察觉到了班长的异样,便板着脸对他说:“大士同志,让今日楼内所有的指战员,都听从瓦西里中士指挥的决定,是旅长同志作出的。假如你不愿意接受的话,我可以把你留下,让别人指挥你的部队。”

大士得知这道命令是索科夫下达的,立即没了脾气,他深怕自己真的会被西多林换掉,连忙态度诚恳地说:“参谋长同志,您别换人了,我服从命令还不行吗?等我们班到了目的地以后,一定会听从瓦西里中士的指挥。”

“大士同志,你别一脸委屈的样子。”西多林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桌边看地图的索科夫,压低嗓门读大士说道:“旅长的命令里还说,别说是中士、上士,就算是中尉、上尉到了那栋大楼,也要一切听从瓦西里中士的指挥。”

增援部队派出后不久,崔可夫的电话就打进了指挥部。他听到接电话的人是西多林,立即用命令的口吻说道:“西多林中校,立即把电话交给索科夫,我有重要的作战任务,要交给他来完成。”

看到西多林将话筒朝自己递来,索科夫便猜到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连忙接过了话筒,贴在耳边说道:“您好,司令员同志,我是索科夫,请问您有什么指示吗?”

“索科夫中校,我刚刚和方面军司令部通过电话,你猜得没错,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部队在一小时前,向敌人的防御阵地发起了猛烈的进攻。”崔可夫在电话里说道:“敌人的注意力被他所吸引,因此原本计划轰炸马马耶夫岗和工厂区的轰炸机群,都被调去轰炸斯大林格勒方面军,以防止他们和我们汇合。”

索科夫得知自己的猜测完正确之后,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小心翼翼地问:“司令员同志,我想问问,集团军司令部计划发起的反突击,将在什么时间展开?”

“根据方面军司令部的通报,今晚将有两个步兵旅和一个步兵师,会偷偷地渡过伏尔加河,进入城内。”崔可夫情绪有些激动地说:“这三支部队在完成集结后,将作为这次反突击的主力而投入战斗。”

“司令员同志,”索科夫从崔可夫的话语中,没有听到实施反突击的具体时间,因此他只能硬着头皮问道:“我能问问,我们集团军的部队什么时候能投入战斗?”

“这个时间还说不清楚。”崔可夫有些迟疑地回答说:“即将进入城内的这三支部队的兵力和装备情况,我们暂时还不清楚,所以他们什么时候能投入战斗,我还真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

如果崔可夫不组织部队进攻,那么自己带部队从德军的防御空隙穿过,北上去迎接罗科索夫斯基的部队之举,就属于自寻死路。索科夫很清楚,以第192营的实力要和众多的敌人对抗,那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他等崔可夫说完后,立即接着问:“司令员同志,假如您无法确认实施反突击的时间,那么您命令我们旅北上迎接友军的行动,是否也要被推迟呢?”

“索科夫中校,你就放心吧。”崔可夫听出了索科夫的画外之音,连忙安慰他说:“若是集团军司令部所组织的反突击一天没开展,你们就可以一天不北上。明白吗?”

“明白!”索科夫连忙响亮地回答道。

看到索科夫放下电话,西多林连忙打听自己关心的问题:“旅长同志,司令员有没有说,我们什么时候采取行动,配合友军打破德军的包围圈?”

“参谋长同志,方面军司令部今晚会给我们派来增援部队。司令员同志打算用这些新锐部队,作为反突击的主力,对敌人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索科夫面无表情地说:“但是这些部队今晚能否按时地进入城内,还是一个未知数,因此他也不知道配合友军行动的反突击,能在什么时候开始。”

索科夫说完后,见西多林一脸失望的样子,便安慰他说:“参谋长同志,虽说集团军司令部所组织的反突击,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开始,但始终还是会进行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让第192营做好一切准备,等命令一下达,我们就能立即出发。”

经索科夫这么一提醒,西多林立即想到第192营要投入战斗,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连忙对索科夫说:“旅长同志,你不说的话,我都差点忘记了。经过维修,目前能使用的德军装甲车有五辆,你们在行动时带上这五辆装甲车,没准在穿过德军的防区时能派上用途。”

索科夫当初缴获了这批德军的装甲车后,迟迟没让人涂掉上面的十字标志,就是打算让乘坐装甲车的战士,可以伪装成敌人,轻易地混入敌人的中间。此刻得知能使用的装甲车居然有五辆,心里便开始考虑,部队在北上时,是否命令一部分战士穿上德军的制服,这样便于他们顺利地通过敌人的防线。

想到这里,索科夫问别尔金:“政委同志,军用物资是你在管理,不知里面还有多少德军制服?”

“德军制服?”听到索科夫的问题,别尔金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惊诧的表情:“旅长同志,莫非你又打算让战士们冒充德国人,以便能顺利地通过敌人的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