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月并不知道师父和云照庵有什么关系。

莲花台的事情结束之后,她便对云照庵的印象很差。即便玄静师太的态度还算不错,甚至指责了无念法师的不是。

但魔天阁也不是她该留的地方。

玄静师太竖掌道:“贫尼还有句话要说。”

“什么话?”

“玉拂尘乃是云照庵立足之本,若是可以,还望老施主……”

这话还没说完,陆州便淡淡道:“玉拂尘乃本座赐予净言,难道……她没有告诉你们?”

“这……”

“本座能赐她玉拂尘,便能收回。”陆州说道。

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玄静师太哪里还敢多做要求。

深深叹了一口气,露出无奈的表情。说到底这件事怨不得魔天阁,无念若是不乱来,又岂会落得如今这个下场?

高马尾甜美清纯森女系列高清写真

“老施主,保重,贫尼告退。”

玄静师太朝着陆州竖掌作揖,转身离开。

“徒儿告退。”

昭月一同离开后,

东阁陷入一片安静。

陆州来到阁内,看到墙角的箱子,随手一挥,那箱子被罡气包裹,飞到了面前。

他将钥匙,从赤红色锦盒中取出。

手指触摸钥匙之时,淡淡的凉意沁入皮肤……

似乎不是普通材质铸造的钥匙。

也难怪能够在世俗中保留多年,而不被侵蚀,腐烂。

箱子的钥匙孔,不是很大。

陆州捏着细长的钥匙,对准钥匙孔,轻而易举地塞了进去,然后……扭动。

咔嚓。

钥匙孔中发出清脆的声响,像是扭断脖子的声音。

紧接着,箱子外表面上的纹路,闪过光芒,幽蓝色的像是电流似的光芒,从钥匙孔中流出,顺着纹路,传遍整个箱子的表面。

“巧夺天工的设计。”陆州赞叹。

待电流似的光芒结束。

又是一声咔擦。

箱子从上方的纹路,裂开,化为两半。

可能是因为时间太久……里面透出一股陈腐的味道。

陆州挥挥手,驱赶走那些难闻的味道,目光落在了箱中。

【叮,获得天书开卷残篇一份。】

【叮,获得羊皮古图。】

“嗯?”

陆州刚触摸到天书开卷残篇……那残篇便化作荧光消失不见。

他看了看系统的界面上,道具一栏的确出现了“天书开卷残篇(上)”。

想起之前的碧落残片,亦是获取了一份天书开卷。

换言之……这是开启下一个神通的残篇。

陆州有了些许动力。

“羊皮古图。”

他看到箱底的羊皮古图,捡了起来。

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

外表一层的包装,早已腐朽。

陆州将外层包装剔除,慢慢打开……叠放在一起的羊皮古图,显得模糊不清。

古图很大,足足有一张桌子那么大。

他猜想,难道是什么藏宝图不成?

他将古图摊开,拨开古图上的残渣……一副极其模糊的图案出现在眼前。

“地图?”

总得来看。

地图非常模糊,但能够依稀看出,这是一副地图……一副以大炎为中心的地图。整体的轮廓,像极了大炎。

至于其他的,基本看不清楚。

陆州负手踱步,一边观察,一边思考。

天书开卷的作用他知道……但是这幅地图到底有什么用,便不得而知。

看都看不清楚,甚至连标记都没有……山脉河流什么的,全都没有……

看了片刻,没有什么奇特之处。

羊皮古图,放在桌上。

陆州不再观察,而是返回盘腿坐下,将系统界面打开。

功德点:20230点。

多出230点。

陆州先抽了四次奖……和之前预想的一样,又是四次谢谢惠顾。不过好在已经攒够了两万,花起来倒也不心疼。幸运值达到了10点,多少还有点心理安慰。

剩下的……继续抽,还是买八法运通呢?

赌徒心理要不得。

陆州略微思考了下。

当下他还在魔天阁中,非常安全……况且身上还有足够的道具卡,就算名门正道此时围攻金庭山,他也能轻松退敌。

法身随时可以购买。

反正他没有修为上的瓶颈,突破的话,会非常迅速,不急于一时。

还是先看一下道具价格吧。

……

与此同时,清幽小筑中。

司无涯睁开了眼睛,喃喃自语:

“好在孔雀翎安全。”

他低下头,撩开衣着,看了看胸口上的“缚”字篆书。血红的大字,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眉头紧皱:“这神咒……如此诡异?”

时至今日,他几乎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没有将神咒破开。

“教主,大先生驾到。”一名灰袍修行者下属从远处飞来单膝下跪道。

“快请。”

刚要起身。

便听到大师兄于正海爽朗的笑声:“七师弟,又见面了……”

司无涯起身,拱手道:“见过大师兄。”

“你我兄弟,不必多礼,看我把谁请来了。”

于正海转身面朝外面。

一位头戴道冒,身着道袍的老者,手持拂尘走了进来。

司无涯看了过去,惊讶道:“云山道长?”

“云山道长乃是天师道最擅长神咒的强者之一……为了请到他,我可是煞费苦心。”于正海说道。

“多谢大师兄费心。”

张云山道长拱手道:“贫道与大先生有些私交,之前碍于十大名门与魔天阁的矛盾,才迟迟不好出山。还望七先生见谅。”

说是私交,但真实情况谁知道呢,司无涯也懒得过问。

“有劳云山道长。”司无涯说道。

于正海转头问道:“云山道正可有信心?”

张云山道长说道:“贫道精于咒术近乎百年,不敢说造诣有多高。但不论什么样的神咒,贫道皆有解开之法。”

“如此甚好!”

“请。”

张云山道长和于正海步入清幽小筑中。

司无涯将上衣脱掉。

胸前的“缚”字篆书,落入张云山的眼中。

张云山道长先是观察了下那个“缚”字。

点了下头,露出了心中有谱的表情。

“不出一刻,定能破此咒。”

“有道长这话,我便放心了。”于正海负手站在一旁。

张云山来到司无涯后方。

司无涯会意,盘腿坐了下去。

张云山右手抬起,手掌上出现一道椭圆形的金色罡印,像是篆书形成的字体似的。

朝着司无涯的后背拍了过去。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