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当初龙皇柱开,王墨在神农殿中一十二年,而在现实时间却不过半月来看,王墨又在玄皇柱中呆了近一年时间!

当其睁开双眼,回到现实世界之际,却发现与自己预料的一样,此时的仙都也不过天际刚刚稍显肚白

在神农殿这近一年的时间,王墨专注的挑选了两本书,一本是有关玄品境界的丹药方子,和高阶级别的炼器方子!

以王墨如今的修为,太低的看不上,太高的自己能力又有限,便花费一年的时间,专注练习这两类方子,期间王墨练习丹药近千次,炼坏兵器架上的半成品近百件!才勉强将炼丹的技术稳固在玄品高阶将炼器的技术稳定在高阶中品级别!

以如今王墨的炼丹和炼器技术虽说不是百试百成,倘若是普通的炉火倒也能有七成的效果!但是使用王墨体内的幽冥鬼火,王墨自信地品以的丹药和高阶上品以的仙宝,王墨自信自己能将效果提升至九成乃至十成!

微微的睁开双眼,王墨偷偷散出仙识,本想查看贺方三人的情况,却发觉自己的仙识的蔓延范围竟诡异的增加的不少,而自己体内的仙力此刻也是微微有些增加!

发觉贺方三人此刻还未醒来,王墨暗道可能是刚刚与避仙罩斗法时,倒是增进了不少!注:字符防过滤 heiyaПge 即可观看最新章節

片刻之后,王墨神色有些微动的看着贺方三人房间,此刻心中竟显得有些复杂!王墨不知道自己是否该把神农殿的事情告诉贺方三人,自己与他们毕竟是八个响头磕在地上的兄弟,这些年经历的一些事情,在王墨心中贺方三人已早是自己的亲生兄弟!

但又想起师傅对自己的再造之恩,王墨此刻眉头微微的拧在一起,显然陷入了矛盾之中!良久王墨才长长的叹出一口气,自语道:“顺其自然吧!”

旋即便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不知不觉中王墨竟然睡着了!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一丝轻响惊醒了熟睡中的王墨,仙识猛的散开,在发觉是贺方入定醒来的时候,王墨微微松了口气。

微微的活动了身子,王墨苦笑一声,暗道自己可能是太累了,竟然睡着了,自从王墨四人进入生门之境倒是很少会睡觉,如今步入了伤门之境,一般只是在入定时稍稍休息,可以说伤门境界的仙者便是真正的达到可以长时间不食不眠的境界!

紫色的浪漫美女

轻轻的推来房门,王墨与贺方正好同时从自己的屋内的出来,不知为何贺方发觉王墨看向自己的眼神竟有些闪躲,暗道可能是自己多想了!

贺方轻声说道:“嗯!小墨你看起来脸色不佳啊!”

微微愣神,王墨惊醒道:“哦可能是昨天修炼一夜的缘故!”

“你看你都快成痴狂了提升修为急不来的!别把身子弄垮了!今天我给你们熬点肉粥补补身子!”

话毕,贺誉和贺宝的房间猛然被推开,只见二人一脸惊喜的异口同声道:“肉粥”

“诶呀!大哥咱们都好久没有开荤了!”

轻笑一声,贺方笑骂道:“放屁那一顿没荤的!”

快速的倒一杯茶水,贺宝一脸殷勤的递给贺方,说道:“大哥你别理三哥小宝可是真心觉得天底也就大哥您的厨艺顶呱呱剩的都拿不上台面!”

得意的喝贺宝递来的茶水,贺方轻笑道:“嘿还是咱们家小宝懂事等会儿你和你二哥一人两碗!”

对着一脸贱笑的贺宝轻呸一声:“马屁精!”旋即贺誉又一脸殷勤的笑道:“大哥其实我也觉得你的厨艺天无敌!”

“哎打住这招小宝刚刚用过了”

“大哥我也是你弟弟啊!凭啥二哥和小宝就能喝两碗!”

“凭你二哥比你大小宝比你小!谦让懂吗?再说你看你都胖成啥样了!”

“哦哎我哪儿胖了?”

站在一旁的不语的王墨,脸上竟不经意之间挂上了笑容,天底也只有眼前的三个人能让王墨真正的发笑!

虽然贺方说贺誉只能喝一碗,但贺誉却实实在在的喝掉了五碗兴许是贺方在肉粥了加入了不少的药材,使得比平时做的更好一些,王墨也是喝了有三碗之多

虽说以王墨四人如今的修为,即使十年不吃不喝也不会感到半点饥渴但王墨四人即使如今的修为依然保持着每天三顿的习惯!

四人虽说早已习惯了仙者之间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但似乎四人的内心依旧保留着凡人的习惯!

吃完早饭,四人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便朝城中的坊市走去,期间王墨故意说是分头寻找较好的炼器方子,乘着四人分散之际,王墨找了一处隐蔽之所,偷偷的找来笔墨,将自己在玄皇柱中说熟读的丹药方子和炼器方子记录来!

随后又装模作样的闲逛了一会儿,便朝四人先前商量汇合的地方走去!

贺方三人也一人买了几副较好的炼器方子,但和王墨的相比就显得有些通俗和低级,旋即四人便商议根据王墨手中的方子炼制!

旋即四人拿出先前方青岩买妖兽材料的钱的一多半,买几个质量较佳的炉鼎!

回到客栈,四人花了一天的时间学习和理解王墨从玄皇柱中熟读的方子~!待到觉得差不多时,便找到一处深山,凿了一处隐蔽的深洞,商议在此地炼制仙宝!

倘若在客栈里炼制,即使有阵法保护,想必仅仅是一团拳头大小的幽冥鬼火也会将这硕大的客栈烧的灰都不剩!

王墨本就在玄皇柱中花了近一年的时间练习,又陪着贺方三人在这深洞里练习了数月,待到王墨觉得三人的技术也稍稍有些火候的时候,便商议将贺宝的玉牌提升级别!

贺宝的玉牌是当初抢刘俊阳的仙宝,只是一个连阶别都算不上的假阶仙宝,以前四人都不会炼制仙宝,就只是让贺宝将其炼化,也很少有用到的地方,如今王墨有信心将其炼制到高阶级别,便打算完成先前对贺宝的承诺!

将洞口紧紧封住,四人本着一贯的谨慎,见洞外周围布数道阵法护住!以防有妖兽和不开眼的仙者打搅!

盘腿坐在近十余亩的山洞,四壁挂满照亮用的明石,四人盘腿而坐,中间搁置着一顶相当于两个水缸大小的炼器鼎!

王墨四人围着炼器鼎盘腿坐在地上,四人均是眼眸紧闭,忽然间四人同时睁开双眼,王墨右手轻挥,一道绿芒打出,霎时间熊熊绿焰注鼎而起,绿色的火焰照着整个石洞煞是诡异,甚至于都掩盖住四壁挂着的明石!

王墨其实本想将幽冥鬼火传给贺方三人,却发现幽冥鬼火的火种就好似与自己的心脏长在一起似的,如何也分离不开,旋即王墨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四人的仙力同时催动鼎中的幽冥鬼火,使其的火苗愈发的妖冶,盘腿坐在王墨左侧的贺宝眼见火势愈发强烈,便左手一挥,一道黄芒浮现在其手心,仔细观看那黄芒赫然便是一块长相精致的玉牌,其内更是不是的传出震人的狮啸声!

左手猛的一弹,那玉牌立马化为一团黄芒击入正中央的炉鼎之中!漂浮在那熊熊的烈焰之中!

此刻王墨四人双手掐诀,四双手动作出奇的统一,片刻之后,王墨周身渐渐冒起微弱的绿光,注眼望去,此时贺方的周身也是冒出微微的红光,贺誉和贺宝周身也是散发出微微的蓝光和黄芒!

四人右手食指和中指猛然伸出,指尖更是化出四条与自身光芒相同的线芒朝鼎中注去!

炉鼎中的幽冥鬼火此刻异常的摇曳,漂浮在其内的玉牌,更是不时的传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而王墨四人一直盘腿坐在地上,手指间的线芒源源不断的与炉鼎中的玉牌相连!

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之久,那炉鼎中的狮啸声才渐渐停,王墨四人猛然双手变幻,对着炉鼎猛然八掌击出,霎时间那停止的狮啸猛然长啸一声,甚至连整个山脉都为之一颤!

王墨嘴角微微扬起,那炉鼎之中的幽冥鬼火此刻也被王墨收回,唯有那泛着金黄色的耀眼光芒的玉牌,静静的漂浮在炉鼎之中,而那炼器的炉鼎也因先前那一声响彻天地的狮啸,微微有些裂纹浮现!

四人相继收功起身,对着那金黄色的玉牌微微一找,那玉牌瞬间便回到贺宝手心,看着手心先前那浅黄色的玉牌,如今已变为妖艳的金黄色,以及其上传出那压迫人心的强大气息!

贺宝嘴巴一咧,笑道:“大哥二哥三哥练成了!”

闻言三人信步走过,贺誉笑道:“小子这你牛啦!有个高阶中品的仙宝护身”

因为是王墨四人合炼而成的仙宝,这玉牌虽说表面上看是高阶中品境界,但是贺宝感受得到其上漂浮着丝丝高阶上品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