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爆发!

如同火山喷发似的超大火焰,将那由命格之力形成的青芒防御光球吞噬包裹,高温席卷方圆万米。黑雾里的水汽被蒸干。天空中掠过的飞禽选择绕行,地面上的植物迅速干枯,干瘪凋零。潮湿阴暗的土壤顷刻间变得干燥坚固。

众修行者加固防御,抵抗着极致的高温。

陆州本身就剧本极高的耐火性,有狰兽的命格之心获得了相关能力,加上第一命关是在天轮山脉熔岩深处度过了半年。所以,火凤的这团火焰对他的影响不大。

但其他人就没那么好运了,不得不连忙后退,被炙烤得异常难受。

陆州祭出护体罡气,笼罩白泽,将高温阻隔在外。

……

观战者离得远,倒是没那么严重。但在火焰之中的四十九剑和三十六儒生却异常难受。

在剧烈的火焰炙烤下,一些人摇摇欲坠,随时有跌落的可能。

火凤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不断喷射火焰,长达数百丈的火舌,比它自己的身躯还要广阔。

防御区域咯吱作响。

“坚持住!”四十九剑之中有人咬牙道。

甜美少女皓齿明眸海无邪写真

一旦失守,八十五人尽数被火海吞噬,后果不堪设想。

命格承受致命伤害的意义,远没有提供修为和能力那么大,一旦遭受重伤,再多的命格都是浮云,都会被火凤强大的火焰眨眼间吞噬。

秦人越和叶正左右看了一眼,不敢轻举妄动。

兽皇本就是可以比肩真人的存在。

“这畜生……不是在涅槃吗?怎会如此厉害?”叶正看得心生惊讶。

秦人越皱眉道:“你问我,我问谁?”

叶正斜眼看人,说道:“你我最好联手,道的力量,终归有限。”

秦人越没理会。

这种场景下,各自都有小算盘,谁先动手都可能会被对方占便宜。

噗。

三十六名儒生之中,一人突然吐血。

再也成熟不住强大的高温炙烤,星盘消失。

那青罡区域出现了缺口,火焰趁虚而入……轰——

叶正脸色微变,闪身来到火舌之前,祭出了属于他的巨大星盘,那是一道大到令人吃惊的星盘,将火凤火焰全部挡住。

其他如一盘散沙向四周散开,那名受伤的儒生? 顷刻间被火焰包裹,坠落了下去。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伴随着千界婆娑星盘不断出现和收缩,轰然落地? 化作一具被烧黑的尸体。

管他多少命格? 在火焰的包裹下? 顷刻间归零,直至死亡。

“秦人越!”叶正回头厉声道。

秦人越纵身而起,同样祭出巨大无比的星盘? 照耀夜空。

就像是被放大了百倍千倍的月光? 来到了上空,手托星盘,上有十八道命格区域亮了起来。

“十八命格……三命关。”陆州看着那巨大的星盘? 喃喃自语。

与之相比? 自己的命格数实在是少的可怜。

陆离赞叹道:“听 第三命关? 与天地争锋。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

“与天地争锋?”陆州疑惑。

陆离点了下头:“我也只是听 未必准确。古人云? 天打雷劈,是对恶人的惩罚。实际上,为人所不知的是,天打雷劈亦是过命关的一种。”

“……”

言外之意,过第三命关是被电一电?

陆州有点惊讶。

这要是在现代社会? 一点也不愁没地方过命关。

“陆离说的没错? 凡是能大幅度增强命宫的? 都是过命关。命宫越强? 需要的条件就越苛刻。到了第三命关,掌握道的力量,一般的极致之地对他们丝毫不起作用了。”颜真洛附和道。

……

讨论之间? 秦人越的十八命格的星盘横在了天空,星盘发出耀眼的光芒,绽放出十八道青芒光柱——

火凤拍打翅膀收起火焰凌空后退。

在它的胸口处,亮起一道炽白色的光华,与它浑身的火焰交相辉映。

叶正收起星盘,迅速化作残影,围绕火凤旋转……所有的残影连成了一条线,那种特殊的力量又出现了。

火凤定在了中间,光柱将其当成了靶子,砸了下去。

轰——

火凤被击中。

从天而落,坠入山涧之中。

火焰一瞬间熄灭,白昼变黑夜,十八道光柱回到星盘之中。

秦人越凌空俯瞰。

叶正哈哈一笑,朝着下方俯冲而去。

秦人越皱眉:“你作甚?”

“火凤遭到重创,当然趁机拿下它。”叶正凛然道。

“要拿,也应该是本座拿!”

大手一挥,四十九剑结阵。

迅速将山涧包围。

剑罡冲天。

叶正冷眼道:“早就知道你这老东西不会守规矩。”

他跟着挥手。

三十五名儒生迅速落地,取出阵旗,顺势插在了地面上。

秦人越皱眉道:“三十六天罡阵旗?”

“还算有点眼力。不做足了准备,岂敢与四十九剑为敌?”叶正说道。

“可你少了一人。”

“你错了。”

叶正取出阵旗,“三十六天罡阵旗,乃先贤留下的宝贝,先贤认为,上天生三十六天罡之星辰,每一个星辰代表一种力量,三十六天罡集三十六道力量。秦人越,火凤,我志在必得。”

秦人越说道:“你。”

他是真没想到,叶正竟能从北域山请出三十六天罡阵旗。

秦人越忍住怒火,看着那随夜风飘扬的阵旗,说道:“好……火凤让给你。我们走!”

这要是真走了,三国就没法玩了。

“慢着。”

陆州的声音响起。

令所有观战者惊讶无比……真人以外,竟然有人敢插手?

在这之前,陆州已经多次比对底牌,尤其是系统升级之后,当初的王牌致命也得到了大幅提升。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陆州的身上。

“何人插嘴?”

两大真人都感受到了陆州的传音非比寻常,同时目光循来。

陆州轻轻一跃,提升高度。

仙风道骨,白发苍苍的模样,令人很难不正视。

四十九剑之中有人认了出来,说道:

“秦真人,杀死朱厌的,就是这位老先生。”

说话的便是之前的元狼。

秦人越展眉,说道:“原来如此。失敬失敬。”

叶正觉得莫名其妙,只是说道:“阁下是?”

人群之中渐渐有人认了出来——

“这不是大炎第一高手姬老魔……哦不,姬老前辈吗?

“什么姬老前辈,这是镇压黑塔的陆前辈,亦是魔天阁阁主,陆阁主!”

红莲有些人更为了解魔天阁,知道陆州来自金莲,也知道他是化名姓陆,姓姬姓陆无所谓。

可以确定,这老者,便是魔天阁的主人。

“亦是击败白塔第一人蓝羲和的高手!”

众观战的青莲听着这一连串的事迹,抬头看了过去。

有青莲修行者说道:“对面的整体实力过弱,莫说是取得了一些小成绩,即便是第一人来了,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