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元用器皿把乌木拉出来的寄生物头领装了起来。

这东西被乌木的藤蔓捆成了粽子,根本无法再动弹。

其余的寄生物息绣都交给了机器人,它们处理这些寄生物的速度很快。

它们怕光。

可是,夜里的实力却比白日弱很多。

所以它们在夜晚要进入更深的巢穴休息,一是为了不引起安德拉他们的怀疑,二是为了保护自己。

将贝尔卡人弄残也是它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手段。

没有弄残的那些,成了它们寄生的躯壳,为它们所用。

地下的这场战斗持续了四个小时,息绣他们再回到地面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

塔拉夏和杨久清已经安顿好了被带出地面的贝尔卡人,给他们做了消毒和清洁。

艾丽莎再看到自己父亲的时候,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焕发出了光芒的贝尔卡,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她已经习惯了父亲颓丧的样子,反而对这个干净,看起来舒舒服服的父亲,有些陌生。

雪中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

再看其他的族人,也和父亲一样看起来清清爽爽,没有了往日的那种死气沉沉。

年轻的贝尔卡人笑了。

这是新生。

息绣和阿羡忙着处理装着贝尔卡的器皿,清点数量,至于那些未成年的寄生物和卵,息绣让五元和七芒带着其他机器人,全都毁掉了,渣渣都没给剩下。

她做事向来彻底。

“艾丽莎,这颗星球我们会暂时接管,在确认彻底安全后,贝尔卡一族才能回来,所以,在这之前你们可能要迁居其他星球。”

息绣将这里的情况整理成了材料,已经上传给驻地那边。

卿之勋自然会派人来处理,后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他们还要评估贝尔卡星是否还能继续生存。

如果最后的结果不好,贝尔卡人就真的要迁居了。

“谢谢你们,我和爸爸他们商量过,一切都听你们的安排。”

那些在清晨的光中醒来的族人原本还有些暴躁,因为他们一直被教育——遇见光就会死。

所以一个个又想回去地下……

阿羡他们直接把凌晨的战斗视频,包括那些东西怎么从他们“族人”的躯体里爬出来的,一一给他们放了,好几遍。

这些怕被光照就会死的贝尔卡,盯着屏幕不敢相信。

可是联盟的终端光屏投射出来的画面,真实到仿佛身临其境。

他们哑口无言。

“现在,还有谁要回地下巢穴里生活的吗?我可以附赠一份生存指南,还有,寄生物的生活习性。”

阿羡的话彻底震慑了这些顽固的贝尔卡,还有她的语气特别讽刺,睨着这些到这会还没醒悟的贝尔卡,阿羡气势十足,还有些恶狠狠。

“你们,你们说的这些,都是,真,真的?”

这些人听了之后,还有脑子的都已经开始思考了。

贝尔卡人声音断断续续,视频画面对他们的冲击很大。

直接颠覆了他们的人生。

“你们自己不会想吗?”

贝尔卡一族的寿命超过了五百年,可是,现在存活的贝尔卡人里,却没有一个人的年龄超过了三百岁,那些人去哪了?

都在凌晨的战斗里变成了一堆烂泥,那些失去了寄生物的躯体,瞬间失去了生机。

他们已经死去很久了。

息绣在一旁听着,觉得这个问题还是留贝尔卡自己内部解决吧。

他们不可能一直在这里,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是靠贝尔卡自己的,他们能做的其实很有限。

息绣让安德拉和艾丽莎去给自己的族人解释这件事,她则去安排他们的去处。

卿之勋这个时候把视讯打了过来,“洪队长,将他们安排到你们中转时的那个星球,我现在立刻派人过去,一批去中转星安顿这些贝尔卡人,一批去贝尔卡处理后续问题。”

“是。”

“另外,贝尔卡人的资料我已经在搜集当中,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你派人将抓到的东西送往最近的实验基地,你们则留在中转星,等待回程的命令。”

两个人的通话很简短,都是围绕着公事,直到最后的时候,卿之勋才说了一句“注意安全,我在驻地等你们平安归来。”

他清楚息绣不是那种婆妈的性子,所以公事不会夹带私事,最后这句是在息绣接受范围内的关心。

将卿之勋的命令转达给了其他战士,息绣和阿羡他们就在保护屏障里休息。

这里的危险并没有彻底解除,息绣担心地下深处还藏着这种寄生物,或者这种生物的未成年体。

所以勒令战士们在保护屏障里休息,不可以外出。

贝尔卡人聚集在一起,息绣给了艾丽莎一个可以观看视频的终端,还有一些语音文件。

安德拉将自己之前的疑惑,怎么怀疑首领不是自己人的过程,详详细细给族人们说了一遍。

结合息绣给的资料,还有刚刚结束的战斗,艾丽莎又指着保护屏障之前堆着的,早已经死去的族人的尸体,“你们还没看到吗?”

艾丽莎此刻对族人有了一丝失望,事情的真相摊开在他们面前,他们却仍然不愿意去相信。

“谁知道联盟的人是不是故意整的这一出,他们就是想要贝尔卡的财富。”其中一个冥顽不灵的贝尔卡说到。

安德拉走过去狠狠将他踢了一脚,“我们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财富,我们连贝尔卡的天赋技能都没有传承下来,让你们相信我们这五百年来一直被一群寄生物玩得团团转,就那么难?”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怪不得贝尔卡人会被一群无脊椎生物统治了五百年。

真是,傻透了。

“你们如果觉得地下的生活那么好,我父女俩不会再多说什么,等会我和艾丽莎会跟着驻地的战士离开,你们回地下就趁早。”

安德拉不是个没脾气的人,贝尔卡人虽然越来越少,可是他们急需要更正自己的思想,贝尔卡才能重新站起来。

这个时候本该团结一致,可是立场不坚定的族人太多的话,贝尔卡即使脱离了苦海,也仍然会将自己带向灭亡。

年轻的贝尔卡人坚定的站在了艾丽莎父女的身边。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