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

詹伯双目瞪圆,惊然大吼。

旋即,詹伯又盯着远处的陆平安,怒喝道:“是你们两个害死了少主,纳命来!”

那把二胡,已经只剩下一根弦,可詹伯还是奋力拉出无比悲愤的声音,化作攻击,向陆平安冲去。

“休想!”

关献图和周大钺同时大叫道,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依旧再次出手阻挡。

由于琴山大阵和万法一剑的对抗,过于猛烈,此前的一小段时间里,无论是琴宫尚存的琴师,还是燕老八,都不谋而合地停止了攻击,各自稍作歇息。

那位宫主也还在考虑,要不要让步谈和。

可令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端木羽竟然就这样死了!

而且,宫主还清楚地感知到,端木羽是死于幻音珠的爆炸,那也就意味着,他女儿的那一道残魂,也必将消散!

尽管事实与宫主的猜测有所出入,但结果也确实如此。

双重打击之下,让宫主怒不可遏,眼中如有大火熊熊燃烧,目光远远落在陆平安和胡灵身上,大喝道:“你们两个小贼,必须死!”

白嫩少女性感女仆装可爱迷人

蚀骨琴的声音,再度响起,但弹的依然是琴山大阵的乐曲。

很多琴师都还处于震惊情绪之中,此时听到宫主的怒吼和琴声,才立马反应过来,纷纷强行运转灵力,弹起琴声,随之合奏。

转瞬之间,大阵的浩荡狂威,再次形成!

有了刚才第一次的启用,这次的蓄势速度,明显是快了很多,而且威力并没有减弱多少。

尽管死了一些琴师,但他们主要是负责启动大阵,真正的力量来源,还是灵脉。

所以倘若死战到底,最终败的必然是燕老八。

不过,此次他们的攻击对象,却不再是燕老八,而是更后方的陆平安和胡灵两人。

那滔天威势自琴山猛然发出,犹如海波涌动,怒涛滚滚!

燕老八见状大惊,急忙操纵悬在高空的半斤剑,凝聚恢弘巨力,从天而降。

飞剑在高速的降落之中,燃烧起火,仿若天降陨石!

轰!

一声惊天爆响之中,半斤剑直刺而下,那海波般的大阵之威,被瞬间轰碎。

然而,那些碎散的力量,于刹那间卷动而起,交织重聚,化作一条怒龙般的攻击,继续杀去!

噗!

与此同时,燕老八再吐鲜血,生命力正在疾速流逝。

他那苍老而又负伤累累的身躯,已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施展出一招足以对抗大阵的剑法。

另一边的陆平安,使出浑身解数,带着胡灵狂奔不止。

但以他的实力,就连此前的幻音珠所存封的术法攻击,都能将其杀死,更别说现在的琴山大阵。

下一刻,那股威势就如万重乌云般,笼罩在了陆平安上方,他知道自己和胡灵都逃不掉了。

于是下意识地把胡灵拥入了怀中,要为其挡住攻击。

哪怕他心里很清楚,这样做无异于螳臂挡车,没有任何意义。

可这种举动就是如条件反射般,是不需要经过思考的,只因他不想让自己心上人受伤,就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候,背对着琴山方向的陆平安,突然感知到,有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后方!

陆平安无比惊骇地转头看去,发现那正是燕老八。

可还没等陆平安喊出些什么来,燕老八就运转出体内所剩无几的力量,如一座雄伟大山,拦在了琴山大阵的狂威之前!

正如陆平安想要保护胡灵一样,对于燕老八来说,陆平安就是他必须要保护的徒弟,哪怕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陆平安张口结舌,却连燕老八的正脸都看不到,眼中只有燕老八那瘦弱却无比伟岸背影,以及在其腰间不停晃动的万象壶。

轰!

大阵威势与燕老八的身体,猛然相撞!

一阵爆炸发出,汹涌澎湃的气浪,激荡而出,席卷四方!

其间,有两道身影也被冲飞了出去,飞了好远一段距离,才摔落地面。

胡灵已然晕厥,陆平安还有点意识,但他回头望去,却已不见燕老八的身影。

只有几缕极淡的气息,还飘荡在空气之中。

“师父!”

陆平安猛地惊醒过来,嘶声力竭地悲痛大喊道。

可除了他的声音还在天地间回荡之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那个嗜酒如命、一身邋遢、像个老顽童般的燕老八,就这样没了?

陆平安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锤了一记,有种撕裂一切的情绪力量,在里面炸开!

滚烫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却又如熔岩在他内心滑落,肝肠寸断,沉痛欲绝。

陆平安的整个世界,似乎就这样崩塌碎裂,又天旋地转,坠入绝望的深渊,无尽的黑暗……

燕老八以身体扛住了琴山大阵的攻击,就此灰飞烟灭。

而琴山那边,宫主也终于是支撑不住,气力竭尽,晕倒了过去。

其余的琴师,更是状况惨烈,非死即伤,就算还活着的,也没办法再前去展开追击。

琴山上下,皆是一片死寂!

没过多久,便只见关献图和周大钺的身影,飞速冲来。

一直在和他们两人缠斗不止的詹伯,已在燕老八将死之际,被一剑击杀致死。

那时燕老八无法使出足以抵挡大阵的剑招,但要杀死转生境的詹伯,还是绰绰有余的。

关献图和周大钺,一人拿着万象壶,一人拿着半斤剑,很快就来到了陆平安两人身前。

但此时,陆平安已是失魂落魄,一动不动,瘫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地看着燕老八消失的方位,止不住地流下泪水。

关周两人对视了一眼,长叹了口气,继而转过身,朝着那个方向拱了拱手,然后就果断拎起陆平安和胡灵,向外飞奔而去。

随着他们的身影逐渐远离琴山,这场死伤无数的大战,就此落下了帷幕……

……

三天后,沧梧国边境小镇,一间破旧客栈内的客房里,关献图、周大钺、胡灵三人,坐在桌边。

陆平安则是坐在窗前,双目无神,呆呆地看着天空,脸色苍白而又满是疲倦,整个人没有半点生气。

从离开琴山至今,陆平安便是如此,行尸走肉一般,滴水不进,粒米未食,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过,有什么事情问他,都只是以点头或摇头表示。

胡灵三人都能够理解,陆平安失去师父的惨痛心情,但还是不免为此感到担忧。

另一方面,那场大战过后,琴宫元气大伤,损失惨重。

宫主重伤昏迷不醒,那些参与战斗的琴师们,就像那轰塌的琴山一样,有三分之一,毁灭消亡。

而那些还活着的,要么是跌落境界,要么就是成了废人,少数有望康复的,也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倘若按照独立的势力强弱来算,如今的琴宫,恐怕连一个三流小门宗都不如。

关献图等人得知这些消息后,想起这是由燕老八一人所造成的,在伤感之余,还是不由深感震撼。

燕老八以一人之力,几乎是毁掉了整个琴宫,若是被世人得知,必将会成为一段传奇事迹。

不过,琴宫始终是幻音坊的分部,估计很快就会获得重建,补充大量的人力和资源……

而在事发当天傍晚,坊主亲至,还带来了大量人马,震怒之下,自然是派人追杀。

好在关献图和周大钺,强撑伤势,带着陆平安两人,一路往沧梧国而回,这才没有被追兵赶上。

一旦进入沧梧国境内,作为门宗势力的幻音坊,也不敢贸然入侵。

这等涉及国与国之间的事情,还是需要请示南云国朝廷,才能行动,否则便会有冒犯皇权之嫌。

因此,关献图等人,就在客栈里暂且歇息了下来,只是这场间安静的氛围,令他们三人都感到极为不安。

不知过了多久,沉默数日的陆平安,忽然开口道:“师父,我发誓终有一天,一定会彻底灭了琴宫,杀了那宫主,为你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