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寒真的觉得命运作弄人,这才刚收服了欧阳云雪,就来了下一个麻烦。

这赵家之人如果知道他就是姜寒,恐怕绝对不会罢休。

到时候又少不了一场大战。

幸好现在有欧阳云雪在他身旁,否则他又得浪费自己的杀手锏。

赵家爷儿孙三人看了姜寒一眼,目光便被欧阳云雪给吸引。

不得不说,这爷儿孙三人还真是一个尿性,看向欧阳云雪的眼神居然神一般的同步。

眼神先是惊讶,随即眼眸深处便流露出一丝贪婪。

以欧阳云雪的魅力,这赵家爷儿孙三人压根抵挡不住,眼睛就差黏在欧阳云雪身上。

哪怕老东西赵无极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欧阳云雪极品身材。

这还是欧阳云雪身穿包裹严实的裙子,若是穿的暴露些,怕是老东西都要流鼻血。

欧阳云雪对于这爷儿孙三人的眼神自然反感至极。

姜寒心中好笑,欧阳云雪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所以对赵家三人侵略性的目光自然无法接受。

古典的魅力

“待会你就说不认识我,我让你出手的时候,你再出手。”姜寒对着欧阳云雪灵魂传音道。

如今欧阳云雪被他灵魂奴役,两人之间已经形成了灵魂牵连,只要在百里范围内,她们之间都可以无障碍的灵魂交流。

“你又想耍什么鬼?”欧阳云雪眉头一皱传音问道。

“我与赵家有些仇怨,我岳母赵霜霜和眼前这个赵无极是父女关系,可是当年赵无极为了家族利益,不但当我岳母赵霜霜面杀了她母亲,还逼她嫁给另一个家族的族长,后来我岳母逃了出来,与他断绝了父女关系,他的另一个孙子赵安也被我所杀,所以他不会放过我。”姜寒笑着传音道。

“那我直接出手杀了他们便是,何必麻烦?”欧阳云雪问道。

“杀容易,可我岳母这些年的心结怕是无法消除。”姜寒笑道。

“你还挺有孝心?那你想怎么做?”欧阳云雪嗤笑。

“你看着便是。”姜寒微微一笑,眼眸深处透着一股冷冽。

岳母赵霜霜对他如亲儿子一般看待,所以他是发自内心尊重岳母赵霜霜。

他能够看出,这些年赵霜霜活的并不快活。

自己亲生父亲当着自己的面杀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逼自己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这换做谁都备受煎熬。

所以如今见到这个赵无极,姜寒便决定一定要赵无极为当年所作所为感到忏悔。

欧阳云雪没有说话,不过看向姜寒的眼神也变得好奇起来。

姜寒居然会对自己岳母的事情如此上心,这若是换做别人,顶多会让她出手杀了赵家三人,绝对不会将心思花在这个上面。

同时她也好奇,这姜寒会怎么做?

“原来是雪夜夫人,在下赵家家主

赵无极,这是犬子赵天武,和孙子赵贤,在下对雪夜庄主可是久仰许久。”赵无极笑着看向欧阳云雪恭敬道。

“还不快拜见雪夜庄主?”赵无极对自己的儿孙训斥道。

“拜见雪夜庄主。”赵天武和赵贤恭敬道。

对于眼前这位实力强大,又极为美艳的雪夜庄主,他们心中既有敬畏,又有征服之欲。

所以听到赵无极的训斥,他们便毫不犹豫的巴结起来。

“赵家?东兰城赵家?”欧阳云雪不冷不热道。

“正是本家。”赵无极喜悦道。

没想到欧阳云雪居然自己家族。

如果能博得欧阳云雪的好感,将她拿下,自己不但可以获得天大的艳福,还可以掌控雪夜山庄,壮大赵家,让赵家成为四大势力之下的数一数二的家族。

“我听说赵家家族年纪已过七十,一生娶妻有三十八位,个个美艳无双,听说去年才刚纳了一位美妾,仅仅只有十六岁,赵家主果然艳福不浅啊。”欧阳云雪嗤笑道。

赵无极听到此话,顿时老脸一阵抽搐。

没想到欧阳云雪居然连这都知道。

不过他可不是初出茅庐的楞青头,当即道:“我那些不过都是庸脂俗粉,跟雪夜夫人您这样绝世容颜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若是早些年让我遇到雪夜夫人,我恐怕一生只会爱您一人。”

姜寒顿时心中嗤笑。

这老家伙居然如此不要脸,连这种肉麻的话都说得出来。

欧阳云雪也是尴尬不已,没想到这赵无极居然如此无耻。

“姐姐,你还真的挺抢手啊,老少通吃。”姜寒对着欧阳云雪传音调侃道。

“哼,少看我笑话,虽然我不能杀你,小心我把你就地正法了。”欧阳云雪见姜寒居然嘲笑她,当即气愤回应道。

“你觉得我会怕你?”姜寒玩味嘲讽。

欧阳云雪不再搭理姜寒,跟这家伙斗嘴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赵家主,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人啊,还是要服老,别到时候你的三十八位娇妻独守空房,那可就不好了。”欧阳云雪冷笑回应道。

一个老家伙居然还想打她的主意?

赵无极一阵尴尬,没想到欧阳云雪会如此这般拒绝他。

“雪夜庄主,我爹老了,可我还年轻,我今年才四十六,正当壮年。”赵天武当即站出来道。

“对,我爹不行还有我,我才二十三,嫩的狠。”赵贤更是急忙插嘴道。

“噗!”

姜寒一下子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

赵无极脸色瞬间漆黑,恨不得拍死自己儿子和孙子。

欧阳云雪脸色也是冷若冰霜。

这赵家之人如此极品?

“赵家主,你当我雪夜夫人是什么人,如此这般羞辱我?是想与我雪夜山庄为敌?”雪夜夫人冷哼道。

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了一些

“雪夜庄主息怒,他们只是被雪夜庄主您的绝世容颜给吸引,有些失态,快,给雪夜夫人赔罪。”赵无极厉声训斥道。

“在下鲁莽,得罪了雪夜夫人,还请恕罪,不过对雪夜夫人是真的一见倾心。”赵天武道。

“我也是,我也是,雪夜夫人美若天仙,我已经不能自拔。”赵贤连忙道。

欧阳云雪一阵白眼。

姜寒嗤笑不已,鼓掌道:“真是极品,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如此无耻的,爷儿孙三辈,同时追求一个女人,恐怕也只有你们赵家能做的出这样的事情了吧。”

此话一出,赵家三人顿时眼神凌厉的看向姜寒,眼眸中透着杀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