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行驶了十天之久,方家一众来到都外之界出现的那出空地,此刻本是硕大的空地显得异常拥挤,漫山遍野均是来自仙都各境的伤门仙者!

好不容易众人才在距离空地不远处的一处草地找到一处”息身之地“方家一众也趁着休息的时间做了一些准备!

挥手摆下一张宽大的桌子连带几个木凳,方青海三人坐在一起,桌上摆着少许的酒菜,三人便等待着这都外之界的开启!

”咱们赶得还真是巧,明日这都外之界就要开启了!到时候本少爷可得好好大现身一回!“一口干掉杯中的清酒,方青海笑道!

”大哥“嘿嘿一笑,方青海笑道:”小心为上小心为上“”哎?贾晖别走!”

方青浪本想再祝福自家大哥几句,不料方青海猛然间一仰头,对着自己身后大喝一声,旋即一个闪身那方青海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扭头望去,只见一身着华丽蓝色长袍,样子普通,年月三十,颇为威武的男子正被方青海抓住衣领,而方青海还是用手掌不停的拍打对方的脑袋!

那人身边围了一群护卫,看到自家主子受辱,却是丝毫不敢上前阻止!

而那贾晖虽说也有伤门四宫中期的修为,但在方青海手下却是丝毫不敢反抗!请百度一下x9ed1x2dx5ca9x2bx9601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看着不断挥打贾晖的方青海,方青浪不禁与胡佳荣相视而笑,这贾晖自己自然认识,更算得上是很熟悉!

那时自己九岁,虽说自幼修仙但修为却还未踏入生门之境,那日在茶楼听课之时,与这贾晖发生争执,被其护卫殴打,自家护卫技不如人,受伤倒地!

而自己也被打的鼻青脸肿,哭着回家,本想以为告诉父亲会为自己讨回公道,而父亲却只是抛下:“自己解决”!

碎花吊带裙小美女游乐园高清美拍图片

然而自己的大哥方青海却是虽说比自己仅年长一岁,却已是半步生门的修为,随后直接冲到为自己报仇,狠狠的毒打了贾晖和那护卫一顿!

并说下见一次打一次的话语!

其后这些年只要方青海见到贾晖终会将其毒打一翻,一直持续到现在!

抄了一块牛肉放入口中,胡佳荣笑道:“你大哥很疼你”

闻言,方青浪微微一怔,目光看向不远处的方青海,笑着低声道:“很疼”

正当方青海沉浸在自己的欢乐当中时,忽然感到一股杀气袭来,只见半空急速的击下一道寒芒,方青海连忙一个闪身躲开那寒芒的偷袭!

一改平时其嬉笑的神色,面色严肃的看向空中,朗声道:“缩头乌龟滚出来!”

一看方青海被人偷袭,方青浪脸色大变,也是一个闪身便与那胡佳荣一起出现在方青海身边,均是一脸戒备的看向远处缓缓而来的一道身影!

那人走近露出一张极其苍白的脸,面平如刀削,其的五官就好似画在上面一样,异常的恐怖,方青海并不是胆小之人,更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但依旧是被那张苍白异常诡异平面的脸吓了一跳

而且此人乃是伤门六宫后期的修为,看似修为与方青海相当,但方青海三人均能感受到对方要比自己这方最强者还要厉害几分!

方青海这方戒备,贾晖倒是像见到救星一般,跑了过去:“表表哥”

那人无视方青海三人怒视的目光,而是眼睛在贾晖脸上扫了一下,贾晖虽说很是惧怕方青海,但也是伤门伤门四宫中期的修为,再加上刚刚方青海只是胡闹并未使力,其倒是没有什么伤痕,只是本是华丽的长袍此刻却是异常的破损,加上其被方青海揪乱的头发,此刻倒也显得异常狼狈

那人嘴巴微微张合,发出极其冰冷的声音:“谁干的?”

此言一出,贾晖心中暗骂其故意如此,但脸上还是一脸恭敬的说道:“就是他们”说着还愤愤的指了指对面的方青海三人

闻言,那人扭头紧紧的盯向方青海三人,眼中竟露出冰冷的杀气

此人有杀意这是方青浪的第一判断,不禁心中暗加小心!

而方青海似是受不了对方的眼神,怒喝一声说道:“是你家爷爷打的!咋啦?要动手就赶快“闻言,那人微微的点了点头,笑道:”好好“虽说自己的父亲乃是贾晖的娘舅,但自己从来没有将这纨绔子弟放在眼里,生性胆小不说,一身修为华而不实,完是靠家里的药材吃出来的!

但毕竟是自己姨娘的孩子,倘若不管脸上也不好看,再则如今都外之界即将开启,自己也必须立点威名

那人又道”我叫季童到了阎王殿可不要报错名字“”报你大爷老子方青海你别“方青海本想将对方说的话反骂给对方,不料季童猛然冲了过来,冷笑一声,方青海也冲上前去,临行还对着方青浪二人大喝道:”别帮忙我自己来“二人速度均是极快,不到一息二人便两掌相对,一声巨响掀起一阵仙力波浪

方青海急速越至空中,双手快速摆弄仙印,口中瞬间喷出数团火球,均是极速的击向对面的季童!

季童身子一闪,迅速后退,躲过那击来的数团火球!

他打定主绝不与这方青海恋战。而是快刀斩乱麻。以最快的度杀了此人。

季童如此想,方青海亦是如此,二人虽说修为相当,但方青海知道此人要比自己高深一些,其修为隐隐有突破伤门七宫的趋势!

眼中寒芒涌现,方青海再次快速结印,其面前赫然出现一团白气,化为一个巨大的白色巨人,与人体相似,却比人的身子要大上数倍,只是那巨人却没有五官!

巨人一出现便挥舞着其硕大的手臂,一拳击出,速度之快,让周围看热闹的仙者也是一阵惊讶

季童轻哼一声。右手一翻。手中出现一面小旗,挥舞之下,其内黑气立刻幻化而出,化作一道道恶龙,交错在一起形成一个黑色的巨大拳头,与那白色巨人的拳头相击在一起

惊天巨响传递而出,更是夹杂这一股强劲的气浪,周围看热闹的仙者连忙闪身躲在安之处,但周围移动不能的苍天古树,却是遭了殃,立刻断裂破碎,甚至连闪离行动过慢的修为低弱的仙者,也被一震之下,身子翻滚飞出好远,更有一名伤门一宫的仙者在其身上有多处血痕,这些伤口都是被生生震裂的

巨大的冲击力,使的白色巨人身子立刻退后数步,他的拳头上,出现龟裂的痕迹,一块块大小不一的白块,从其上落下,好似飞舞的雪花,直到那巨人身都逐渐破碎,季童手中一震,小旗内黑气所化作的拳头,也是顿时崩溃,一股庞大的力道传递至小旗之中,但听咔咔数声,小旗出现了裂缝

“你竟然敢坏我仙宝—童龙旗,方青海,今日你必死无疑!”季童双眼寒芒闪烁,双手一散,立刻飞出数道耀眼的精光,而那精光一飞出便立刻有了变化。

远处的贾晖此刻却是心中恐慌不已,本以为表哥只是出手教训一番那方青海,此刻却演变成不死不朽的生死战,而且以表哥的性格,恐怕今天这方青海即使不死也得退层皮!

本想劝住季童不要把事情闹大,但此刻二人正斗得不可开交,自己前去万一误伤到自己这

那数道精光飞舞间,立刻出现一条条粗大的线丝,这些线丝化作一张大网,蓦然间向着方青海包去。

方青海目光一闪,单手结印,立刻一道黑色屏障蓦然间出现在四周,将其护住,同时他右手在储物袋上一抹,立刻,一柄巨大的金色大刀在手,狠狠的向前一斩

顿时刀芒透过黑色屏障。立刻斩在那大网之上。

“砰”

大网立刻出现裂纹,但却没有碎裂,无数线丝随着越来越多的精光来临。铺天盖地的般向着方青海迅速落下

季童双目寒芒闪,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枝金花,摘下一片花瓣,向前一抛,同时双手掐诀,口中小声念决,右手猛地点在其上,立刻,这花瓣瞬间变大,蓦然间飞到半空向着方青海包来

季童没有停顿,而是又摘下一片花瓣,这一次,他咬破指甲,弹出一滴鲜血,落在花瓣之上,立刻,花瓣之上出现血纹,一闪之下,化作九根如婴儿手臂般粗细的锥子,阵阵寒芒从其上闪烁而出,九根锥子疯狂的向着方青海轰击而去!

“哈哈哈我看你死不死。”季童一拍双手那小旗又喷出一团黑气,化为一个巨大的黑色拳头,紧跟锥子之后,向着方青海轰击而去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