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他就穿着这一身喜庆衣服站在了皇宫北门禁地,被一大堆查案的捕快、围守的禁卫军、数个御医林林总总数百人围在中心,沐浴在各种观察变态的眼神下,享受作为一个变态的感觉……

“老板,我说……皇宫是你地盘,你给我找一身衣服换上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眉千笑咬着牙凑在李梦瑶耳边道。

两人并肩紧挨,李梦瑶身上阵阵兰香传来沁人心鼻,差点让眉千笑晃神。他很久没和李梦瑶站那么近,看着美丽的侧影,心中竟有一丝想好好拥她入怀的冲动。

“时间紧迫,衣服什么的就不要在意太多了。来,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墨貂,影都府副统领。”

眉千笑心如死灰低着头地朝前方不远一个挺拔的大个子拱拱手,脸都不抬就当行过礼了。

墨貂嘛,哥认得,那天还是哥把他敲晕让柳悄悄装作他守在御书房。以哥的水平肯定不怕他认出来,只不过哥现在这鬼样子,大家还是不要瞧他正脸了。

就当他是一个普普通通路过的神经病,李梦瑶也不要再向别人介绍他了,好吗。

“这位喜庆如春联的兄台是……”影都府的人大多外表冷酷,喜怒不流于表,但墨貂依然被眉千笑一身豪放打扮给震惊得双目圆睁,如大白天见鬼似的。

你闭嘴!

李梦瑶摸着下巴一副思索的模样道:“他……你就先叫他春联大侠吧。他是拱卫司的锦衣卫,姜譲小队的副队长。”

你也闭嘴!春联大侠是什么玩意!我宁愿叫红包大侠!

“什么龙虎鹰各种听起来霸气的外号都被江湖人士用多了用俗了,我突然发现没人用过‘春联’做外号,很有个性,我帮你先定了免得被别人用了去。”李梦瑶一副夺得先机的得意模样也给眉千笑耳语道。

Ellie蓝色吊带居家写真

别的外号是被用俗了没错,但他喵这个外号是因为本来就俗才没人用啊!你本末倒置了吧你这机灵鬼!

“原来是你!听说姜大人神来一笔带兵来皇宫救驾立了大功,就是你给出谋,今日一见……果然不是普通人!”

哥总觉得你所说的不是普通人有点别有深意啊,听着莫名不爽,哥觉得此时此刻你应该还有很多形容词可以用,比如足智多谋、英俊潇洒、郎才女貌、早生贵子等等都挺不错的……

“老板,所以你带我来这里到底要干嘛?”眉千笑不爽地捂着鼻子,眼睛撇了撇就在身前的一条裹着尸布的尸体,“这条咸鱼放了多久啊,臭气熏天……你即将复职的大好日子,咱们应该找个地方让御膳房弄点酱肘子、香酥鸭、酸辣跺脚脆皮鱼,配着桂花酒,热烈庆祝一番才对。来这对着一条尸体多不吉利,冲散你的喜气啊。”

李梦瑶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这货如果对公事有对吃喝玩乐万分之一上心,早就是国家栋梁了。

“死者是影都府副统领之一,乌鹤。”李梦瑶严肃道。

影都府一共有三大副统领,原来还有一个是这乌鹤!?

等等,连这乌鹤都去卖咸鸭蛋了,影都府四个领导死剩一个墨貂,在朝廷布置内应更是被薄祜一党连根拔起,真是何等我艹啊!

不知道谁这么倒霉将要接下影都府这个烂摊子,反正有的忙活……哦,不怕,反正八竿子都打不到他这个拱卫司小锦衣卫身上,新大统领有多忙关他屁事。

“但是老板,久别重逢你就带我来参观尸体啊?不舍得请我吃御膳房,咱们回拱卫司吃饭堂也是可以接受。”眉千笑不满意地撇着嘴。

“我何止带你来参观尸体,一会我还要带你参观皇家禁地呢!”李梦瑶皮笑肉不笑锤了他肩膀一下,把人哄来之后温柔小野猫的假象立马消失无踪,母夜叉般突然扯着他耳朵低吼,“吃吃吃,看这影都府副统领死在这的情况有时间你吃吗!大家都瞧着咱们办事,你别给老娘丢拱卫司的脸!这个案子皇上交由我们拱卫司侦办,不但事关重大而且还是一等机密,没忙活完别打算有饭吃!”

哇……这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对他受伤的事嘘寒问暖来着……不对,刚才嘘寒问暖是他喵为了确定他的伤好得七七八八,可以继续压榨劳动力吧!哥中计了,这恶毒的童颜巨辱上司!

“两位,不如我先进去看看,你们晚些随后跟上?”

墨貂看着这两人吵吵闹闹,不知为何有种被塞了一嘴狗粮的感觉……可能是错觉吧,总之不大想和他们一块走。

“好,我们先调查乌鶴的尸体,稍后就来。”李梦瑶连忙放开眉千笑的耳朵拱手道,目送墨貂往远处走去。

“影都府的事为什么要我们来查?这影都府的副统领不是在吗?”眉千笑揉了揉耳朵,等墨貂走远才小声比比道。

说来说去,他就是不想粘上重活。

换姜譲过来,听到“皇上交由拱卫司侦办”“事关重大”“一等机密”这些字眼肯定就精神百倍兴奋得三天三夜不吃饭要忙活。但他又不是姜譲那种失智青年,一听这些字眼他总结起来就三个字——麻烦事!肯定是麻烦事!

“墨貂在这里只是协助我们办案。影都府的情况很不好,原本一个大统领三个副统领现在就只剩下墨貂了,新上任的大统领还有许多事要烦,所以皇上让我们分担。至于为什么要他来协助,很快你就知道了。”

李梦瑶蹲下掀开裹尸布,白嫩如玉的手朝眉千笑招了招:“还愣什么,快来啊!”

啧,你这俏丽模样和这诱人台词在寝室发生倒是让人春心荡漾,问题你蹲在一条不知道放了多少天的咸鱼旁边就真是让人扫兴。

眉千笑这一身华丽春联装,上衣是件长袍,但可能布料有限,只长到大腿左右做得不长不短。蹲下会弄脏衣服,他只能慢条斯理把下摆掀起,露出紫罗兰长裤的完体让所有人的目光变得更加惊悚,这才蹲下。

“高级机密的案件你找我来做啥,哥就只会吃喝拉撒睡……”眉千笑嘟囔着,嘴上不乐意,但李梦瑶让帮忙他还是傲娇地细细打量尸体。

乌鶴身材没墨貂壮实,但也身形匀称,手臂粗壮,一看就知道手上功夫炼得很有火候。

“听裳容说过你验尸查案很有一套,而且特别变态地喜欢验下体……”

我去,她真的这么说的吗?别拦我,我他喵这就去灭她口!

“你黑什么脸啊?你这辈子那么乱七八糟,有点特殊爱好怎么了?我不会太鄙视你的。”李梦瑶用只带一点点鄙视的目光投向眉千笑。

他黑脸是因为并没有这种特殊爱好感到特别委屈好吗!就是你们这些人乱造谣才让人感觉老子这辈子乱七八糟啊!现在附近那些捕快和禁卫军都撇开脸不敢和哥对上眼了,过几天哥的变态名声又要传遍皇宫,哥不要脸的啊?!

“这次你不用验下边了吧?”李梦瑶亲切地递来一双长筷子。

“无缘无故验来搞毛!”眉千笑有脾气了,不接筷子。

“那就好……”李梦瑶松了口气,快乐地把筷子放一边。

所以大姐你到底想我怎么办嘛,我怎么觉得我在你们眼中再也正常不起来了呢?

“拱卫司现在也就你比较机灵,而且关键时刻你让姜譲带兵救驾,还说明你靠得住。”李梦瑶忽然眼神流露出些许落寞,“不带你来我带谁来?事关重大,总得有人给我参详参详。像吴王府那遭,你就做得很不错。”

眉千笑看到这些许落寞的眼神,忍不住心软。

也是,李梦瑶最信任的部下向日龙都反了,对李梦瑶的打击绝对很大,只是李梦瑶好强从来不提这些。他不帮衬着点,李梦瑶再硬朗又能独自扛着现在一大堆破事的拱卫司走多远?

“什么时候死的?大夫验尸怎么说?”眉千笑把视线放回尸体,皱着眉头捂着鼻子问。